点击关闭

满堂大连-剧中的好汉街复刻了高满堂记忆中的兴隆街

  • 时间:

【算命大V团伙落网】

拍攝原始森林造型參考《荒野獵人》

劇中秦海璐與陳寶國都是酒中高手,高手相逢自然要比一場,他們在劇中鬥酒的片段也很有英雄惜英雄的俠氣。為了營造更加真實的“喝酒”效果,很多場戲都杜絕“摻假”真槍實彈地喝酒,劇組特意從東北進了200斤小燒,回憶起與谷三妹鬥酒的一場戲差點將自己喝倒,陳寶國感嘆道:“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老酒館開了酒戒,沒辦法。”

故事陳寶國一場哭戲接著一場《老酒館》從中國1928年民族最危急之際,一直寫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高滿堂認為這當中的苦難歷史不該被人們忘卻。《老酒館》以一家老酒館做背景,輻射當時的市井文化與民生百態。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這一方天地不僅是逃難到此的落魄流民的避風港,也是各方勢力斡旋、鬥智鬥勇的一個小江湖。

電視劇《老酒館》於8月26日起登陸北京衛視和廣東衛視,該劇講述了小人物陳懷海(陳寶國飾)歷經磨難以後,來到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開老酒館謀生計。日前,編劇高滿堂、導演劉江、主演陳寶國接受媒體採訪。《老酒館》是高滿堂以記憶中父親的一家小店為原型創作的,這條好漢街上五行八作,有茶館、當鋪、藥房、點心鋪、扎紙鋪,這其中就有闖關東下來的父親開的山東老酒館。高滿堂懷著崇敬的心書寫父輩的故事,陳寶國在塑造角色時也肅然起敬:“我是當成我的父親來演的。”

高滿堂陳寶國六度合作,喝酒戲不摻假,從東北進了200斤小燒陳寶國 把前半生攢的眼淚都留給了《老酒館》

從《大河兒女》《鋼鐵年代》《老農民》到《老中醫》《最後一張簽證》,再到此次的《老酒館》,陳寶國與高滿堂已是六度合作。

“我家從爺爺那輩開始闖關東來到大連,居住在大連的興隆街,我父親就在這兒開了酒館。”高滿堂記憶中的興隆街有挑擔趕路的,有支攤算卦的,有推車送貨的,有走街串巷的,有吆喝叫賣的,街邊店鋪林立,有茶館、當鋪、藥房、點心鋪等。

採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劇中的好漢街復刻了高滿堂記憶中的興隆街,東北菜館、張記豫菜、貝莎點心店、絲琪美髮店、榮德行瓷器店、益笙瓷器鋪……展現了這一歷史時期大連獨特的城市風貌。劇中還有一段發生在叢林中的復仇情節,為了最大限度地還原細節真實,導演劉江率劇組扎在原始森林中待了20多天。

高滿堂說,父親開酒館為人忠厚、仁義,喝酒的品位比較高,朋友特別多,是整條街上的主心骨,“但是這些特征要達到一個真正的藝術形象,顯然是不夠的,所以陳懷海是在我父親的形象基礎上,更進一步藝術化。”高滿堂表示,“陳懷海”是理想中的父親。“我一直在仰望他,我可能一生都做不到他這種境界,但是唯獨達不到才有前行的力量。”

劇中陳懷海歷經坎坷,早年在關東山中抬參,山場子水場子里滾過,好容易保住了命,仇家毀掉了他的家庭,一雙兒女走散了,妻子也跟人跑了,最後跟著一幫出生入死的兄弟到大連開了酒館。一方小酒館內三教九流,魚龍混雜,他得提防地痞無賴的敲詐勒索,還得應對日本人的無理挑釁。詮釋這樣經歷大起大落的人物並不容易,必須讓自己的情緒時刻飽滿。陳寶國表示,拍這部戲幾乎是一場哭戲接著一場,簡直是把前半生攢著的眼淚都留到了這部戲:“拍了四十年戲就哭這一把吧!哭戲是人物需要的,既是劇本角色要求的,也是藉著人物在宣泄情感。”

對於劇中的感情戲,高滿堂表示,年代劇都會出現一個問題,有時候過於獃板、嚴肅,“現在年代劇缺少情趣兒,像谷三妹和陳懷海鬥酒之後,兩個人還一起去盪了鞦韆,可好玩兒了。”高滿堂說,自己安排這場“浪漫”的戲份是故意的,“在符合人物邏輯的基礎上,很正能量的題材里可以增加一些情趣,我覺得應該好看。”

王曉晨在劇中飾演小晴天,同樣傾慕陳懷海,與成熟知性的谷三妹不同,小晴天在劇中是“作天作地”,把老酒館攪得天翻地覆。兩個女人的明爭暗鬥讓陳懷海疲於應付,就此上演了一齣浪漫詼諧、啼笑皆非的愛情戲碼。

愛情正能量題材里增加一些情趣《老酒館》的女性角色個個英姿颯爽,秦海璐扮演的“內掌柜”谷三妹尤為突出。谷三妹情系陳懷海,生活在“老酒館”的一群老爺們中,洗衣做飯、管家,還得幫陳懷海解決內顧之憂。

據劉江介紹,他希望這部劇可以給人帶來一種新意,把年代劇做出時髦感,比如劇中在原始森林的造型甚至參考了奧斯卡得獎影片《荒野獵人》,“希望更多的年輕人會喜歡看這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