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报道煽动-香港数月以来事态的发展是否改变他们赴港读书的初心

  • 时间:

【工行日赚9.3亿】

作為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2019級的新生,夏丹妮表示,“說不擔心是假的”。她說,“家人會有一些擔心,他們在出行前提醒我註意安全,但我認為,做好自己的事,就沒什麼特別大的影響。”

“剛開始我有點後悔赴港讀書,尤其是我就讀新聞專業,講究新聞客觀和真實性,而部分香港媒體大量失實報道令我極其失望。”在李茹的眼中,香港曾經繁華、安全,香港人開放、包容,而如今卻讓她看到香港社會矛盾、分裂的一面。為什麼還來香港讀書?李茹回答說,“只有在漩渦中心才能看到最真實的一面,掌握及時真相。”

(註:應受訪者要求,內文姓名“夏丹妮”“李茹”“顧文”“王曉”均為化名。)

因為被浸大電影學院作品打動,就選擇赴港讀書的顧文說,自己的游學初心並未改變,“我來這裡是為了夢想,不會改變初心。”

對於有部分亂港分子煽動學生罷課,顧文顯得並不擔心,“班上老師說,我們繼續上課。”

香港理工大學範月明心裡則是五味雜陳,“作為內地學生,有很多不同的心情,有對自己人身安全的擔心,也有對暴行的憤怒。”

9月1日起,香港各大高校迎來開學季,這意味著,又有一批內地學子赴港學習。香港數月以來事態的發展是否改變他們赴港讀書的初心?開學之際,海外網專訪了五位在港讀書的內地學生,聽他們怎麼說。

“這無疑為升學的好心情蒙上陰影。”香港浸會大學王曉說,“我腦補了不少對策,希望這些對策不要派上用場。”不過,王曉也說,普通香港市民的友善依舊讓他印象深刻,“問路或是在服務窗前,我都得到過熱情的對待。不可否認社會矛盾存在,但我相信並非所有人都充滿戾氣。”

有學生告訴記者,在香港街頭可以看到一些抗議標語和公告,影響著他們的日常生活。“我的出行受影響。”香港浸會大學李茹說,“在生活中接觸到與此有關的,就是學生會張貼抗議海報,噴繪在路邊鼓吹‘港獨’的標語,以及每晚10點後,在住處附近,一些亂港分子大喊大叫,持續幾分鐘或十幾分鐘。”

“香港秩序和規則並沒有完全遭到侵蝕”

“表達訴求是你們的自由,但要理性。”顧文表示,“罷課浪費的是自己最好的青春,不值得。”李茹想對那些參與罷課的學生說,“罷課損失你們自己的利益,只有理性溝通才能解決問題。”

香港經濟發達、教學質量高、環境國際化,一直以來,有許多內地學生嚮往赴港深造。如今香港國際形象遭受重創,是否有動搖他們赴港讀書的初心?

“我想對參加罷課的香港學生,如果你們真有決心改變這個城市,請你們努力成為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之後再用積極正面的方式改變它。”範月明的話道出了許多學生的心聲。

就在開學前夕,又有煽動香港學生罷課的組織出來“吆喝”,引發學生家長痛斥。讓他們痛心的是,個別政客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賠上香港學生的未來。對此,幾位內地學生有話說。

夏丹妮表示,“如果將此演變成暴力,甚至放棄學業,採取激進的手段游行示威,就太過激了。”王曉認為學生的首要任務還是讀書,“知識就是力量,正確認識世界是正確決策的先決條件。”

“香港是金融重鎮,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王曉透露,自己赴港讀書的初衷是希望對經貿議題有更加準確的理解。但這次,也讓他看到香港經濟社會脆弱一面。“香港的未來似乎不確定性很大,香港經濟社會發展受到衝擊,有數據證實,但具體怎樣影響、影響的廣度深度如何等等,都需要時間驗證。我會繼續認真完成自己的學業,用客觀、發展的眼光看待事物。”

“每當在新聞上看到警察受攻擊、民眾受傷等,都非常難過、憤怒。” 在範月明印象中,香港曾是治安最好的城市。

“罷課浪費青春,不值得”6月以來,一些境外媒體妄圖以煽動式的無良報道欺騙香港公眾。然而,這些在港讀書的學生卻人人心中“有桿秤”。

“說不擔心是假的,但要做好自己的事”

“來之前比較擔心,但是生活了一段時間後,發現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危險,也沒有遇到不友好的情況,生活差異肯定會有,但是都在可接受的範圍內,我是男生,所以父母沒有特別擔心。”香港浸會大學顧文說。

“來到香港之後,老師多次介紹香港事態的前因後果及發展境況,這讓我能夠更客觀看待其中的各種複雜因素。”李茹說道。

在擔憂之中,記者也聽到這樣一種聲音,“即使新聞報道香港很亂,但走在香港街道上,你會發現,公交車站旁,人們還是秩序井然地排隊,為後人留門時,他們還是會說‘多謝’。香港的秩序和規則並沒有完全遭到侵蝕。”在夏丹妮看來,香港不如想象中完善美好,“但如果讓我再選一次,我還是會想來體驗一下。”(文/海外網 李萌 楊佳)

海外網9月5日電 2019年的夏天並不平靜,香港遭到“反修例”衝擊,游行示威升級為暴力衝突,黑衣人走上街頭縱火、圍堵機場、砍傷警察,人們不禁要問,這還是我們熟悉的香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