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运河诗人-诗人作家一路且歌且行

  • 时间:

【王嘉尔疑质问私生】

多麼想撫摸鳥鳴,撫摸蝴蝶的舞姿

來自西安的詩人、文藝評論家史雷鳴博士,不僅在大運河詩路上寫下了《望江南·山後雨》、《天凈沙·宿塘棲念李叔同》等詩篇,關於大運河的歷史經濟地理關係,還寫下了《為什麼是江南》:

踏著古人的足跡,詩人作家一路且歌且行。8月25日~8月29日,來自全國的詩人作家們,重走浙江的四條詩路。被如畫山水和歷史人文所打動,詩人作家們的創作靈感油然而生。在詩路旅程中,在詩畫浙江,詩人作家們留下了許多動人的篇章,為詩路文化增添了濃重的一筆。

“……運河,對於近代的經濟文化版圖影響巨大。杭州,作為運河的起點,也是運河的巨大受益者。長江經濟帶,運河經濟帶,沿海經濟帶,三位一體的歷史積澱和區位優勢,獨特的海派的,江南格調的,運河多元化的文化節點。自然風光,人文風情,獨具魅力。

作家詩人且歌且行,一路詩情不斷、美文綿綿

《記天台山行旅》 王家新這是誰的好意,一路潺潺山溪還有搖曳的樹影還有一隻蝴蝶還有青青的腳踏石我走在隊伍的最後為了我的傾聽我終於想起了王維的“泉聲咽危石”

萬物都有文字不可複製的美比如比刻,我只觀察著一座橋一座橋觀察著我彼此相愛,不願別離《古堰畫鄉》 蔡天新1松蔭溪即將匯入甌江左岸一處堤岸忽然下陷一條支流向西逆行而去天空飛來一隻黃嘴白鷺內心的琴聲悄悄地鳴響漫漫人生一次稍歇或停步2九棵千年樟樹一字兒排開軀幹的影子在水上搖曳荷花在農家院子里開放仿佛籍里柯的一幅名畫被一列黃昏的火車驚擾失落在星期一的藝術街區3白色的霧瀰漫在卵石上方先人的房屋臨溪而築在奇異的水上立交橋邊大路通向遠方的城市我們終將如一縷青煙縹緲在如幻的山水之間《望江南·尋白樂天》 史雷鳴

中原之南,長江之南,南方群山重嶺之北,海之鄰,亞熱帶,運河水網和太湖水網中樞,這種獨特的地貌和區位,得天獨厚的條件,形成難以複製的江南文化。”

以一顆安寧之心守望古鎮慈悲如一滴水潤澤夢境昨日不可留,今朝已由旭日開門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影視委員會副主任、著名作家黃亞洲在散文《不妨去新市古鎮喝一盅》里寫道:“這個小鎮在南北朝時期就是花花世界,菜花舉著農業,碼頭舉著商貿,戲臺舉著文化。不要說楊萬里會在這裡誤事,大家都賴在這裡不肯走。”

每一塊青石板都記錄著廿八都腳步的輕重,心路的短長每一個身影在接力著廿八都花開花落般的體溫,以及風輕雲淡的日子

中國詩歌學會理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家王學海在甌江山水詩路上寫下《古堰熱行》、《劉伯溫》、《麗水》、《覓謝靈運詩跡》等詩篇; 來自江西的作家彭文斌在錢塘江詩路上寫下了《廣濟橋上》、《邊城》、《致廿八都的一個清晨》、《江郎山》、《衢州夜色》、《嚴子陵釣魚台》等詩篇,詩人們的詩句,讀來讓人回味無窮。

別江南,長安此去遠。市井凡塵可悲歡,西湖西子又西山。不遇白樂天。

獨特風光匯成難以複製的文化

籟籟棗落,與風牽著童年涼亭里的老翁,可是等我早醒?

憶江南,怎不憶煙雨。雨打風去往事矣,風捲荷花西塘里。推窗望雲低。

為這一個“咽”字我幾乎淚涌好像我又找回了我前生的寧靜好像我又可以開始工作運用我的耳朵,運用我的手運用我的詞語在這一灘亂石中——為了那向我而來的淙淙聲。《隨筆》 簡默在天台山水是山的包漿瀑布是站立的河流石梁飛瀑是會飛的唐詩太白先生吟過 一吟雙淚流流至今 成一條白練成一條絲綢之路溯此行吟上路 重回唐朝《與甌江同行》 森子在甌江我願意——是什麼?一隻鳥兒沒點頭不算同意頑石點頭了青草有起床的貿易這都不算數人類數學過從石器到計算機颱風是個測不准的瘋子未抵達前積雨雲列出美好的方程式還有許多壞消息前來挖耳朵詩歌里不能沒有太守守不住的城池是腦袋在砍頭的快感中大麗花落地。《致廿八都的一個清晨》 彭文斌

東昌路揮著畫筆寫生囊盡檐牆、青山、飛鳥、浣衣女和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