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阅读创作-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等仍在杨红樱的写作计划中

  • 时间:

【舟山一运输船沉没】

“我經常問孩子們一個問題:你覺得寫《笑貓日記》難還是寫‘馬小跳’難?孩子們說寫《笑貓日記》難。”楊紅櫻卻覺得恰好相反,“我18歲開始寫童話,到寫《笑貓日記》時,是很自然的表達。但我的童子功不是寫小說,心中沒有底氣來寫這麼一個兒童形象”。

曾經,雲南有一位高一女生給楊紅櫻寫信,說小學時讀過她的所有作品,觸動最深的就是馬小跳那種純真、率直的秉性,做真正不做作的孩子。這些內容,曾讓楊紅櫻特別感動。

但馬小跳的形象還是逐漸在她心中孕育成型:他可以不聰明,但一定有情有義有擔當;他可以不學習好,但是一定是善良、快樂。這就是馬小跳,一個每天有進步的孩子。

20來歲的年紀,楊紅櫻的臉皮還有些薄,“我不好意思說是自己寫的,就夾在書中,裝模作樣在那念。仿佛給孩子們一種感受:楊老師念的是書里的故事”。

“想寫一個能住進人們心中的孩子,是我作為童書作家的最高追求。”每次提到創作理念,楊紅櫻幾乎總會說這樣一句話。

如今,“淘氣包馬小跳系列”等仍在楊紅櫻的寫作計劃中。她也很享受那種專心寫作的情形,對楊紅櫻而言,那是一個純粹而清凈的世界。(完)

據開卷總經理蔣艷平介紹,楊紅櫻是開卷少兒暢銷書榜的常駐作家,其作品總能占據少兒榜的很多席位,後面每年出新書,很快便能進入前30名的暢銷書榜單。

資料圖:左二為楊紅櫻。所以,這些小讀者會覺得馬小跳就是他們身邊的一個孩子,甚至就是自己,馬小跳在成長中的快樂、煩惱、困惑、壓力,也是他們的感受。

“馬小跳是我的理想,我一邊寫一邊想他的未來。”楊紅櫻並不避諱,“馬小跳系列”自出版以來,也有過“冰火兩重天”的厄運,一邊是孩子的喜歡,一邊是某些成年人給他貼上的各種標簽,“但馬小跳經起了時間考驗,還將繼續下去,這就是文學的力量”。

資料圖:楊紅櫻在讀者見面會現場。 張駿 攝

資料圖:楊紅櫻。出版方供圖

楊紅櫻覺得,真誠地寫作一定能收穫真誠的閱讀。小讀者從馬小跳身上獲得了閱讀上的快樂,也獲得了成長的力量。

從一名教師到兒童文學作家,楊紅櫻的身份似乎發生了些許改變,但寫作初衷卻始終沒變。回憶起做小學教師的往事,楊紅櫻說,沒有這段經歷自己不會成為終生為孩子寫作的童書作家,也寫不出孩子們喜歡的作品。

當老師的經歷與創作科學童話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9月3日電(記者 上官雲)楊紅櫻,四川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知名兒童文學作家,代表作有“淘氣包馬小跳”系列等,並曾獲得“冰心兒童圖書獎”等獎項。在走上寫作道路前,她還是一名小學教師。

18歲時,楊紅櫻成為一名小學語文老師,也開始給孩子們寫故事,但並不是為了當作家。

科學童話之外,楊紅櫻塑造的最為知名的作品人物之一,要數“淘氣包馬小跳”。

“馬小跳,一個讓我痴迷了20年的男孩”

慢慢地,她發現孩子們開始盼著上閱讀課。後來,孩子們知道了那些故事都是楊紅櫻原創,便驕傲地跟別人說“我們楊老師寫的故事跟書上一樣好”。在學生的鼓勵下,楊紅櫻把作品拿去發表,第一篇作品叫做《穿救生衣的種子》。

她說,當時每周有一節閱讀課,上世紀80年代初的兒童讀物還很少,原創的更少。自己試著每周給孩子們寫一個新故事。那時孩子們最喜歡的一篇課文是《小蝌蚪找媽媽》,這是一篇典型的科學童話。她也因此受到啟發,嘗試給學生寫科學童話。

楊紅櫻也依然在為馬小跳的奇趣世界不斷增添新的內容。在她最近創作的故事《櫻桃小鎮》中,馬小跳和他的伙伴們來到一個屬於孩子的“世外桃源”——櫻桃小鎮,負責管理小鎮的圖書館、餐廳、銀行、城堡等等。

“孩子們在他身上既能看見現實中的自己,又能看見理想中的自己。作品中的馬小跳能存在,是因為在他周圍有一些開明的大人。”楊紅櫻說,通過這些大人,自己表達了呵護童心的現代兒童觀。

其中,最具領導力的馬小跳成為鎮長,杜真子如願以償擁有自己的廚房,才藝出色的張達主持著“櫻桃小劇場”,愛幻想的安琪兒成為“雲朵上的學校”的校長。

當天真可愛的馬小跳出現在故事中時,很快受到小朋友喜愛。從2003年至今,“淘氣包馬小跳”系列多次被改編成電視劇、動畫片等,成為許多孩子美好的童年記憶。有讀者感嘆,自己小時候就認識馬小跳,現在都上大學了,他還是那麼有趣。

寫一個能住進人們心中的孩子

她以“馬小跳系列”舉例,“兒童的閱讀是最不帶功利色彩的閱讀。他們在馬小跳的身上找到了成長的力量,能夠讓孩子感動的作品,孩子們可以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放進作品里去充當一個角色。”

真誠地寫作,一定能收穫真誠的閱讀

她說,想寫一個能住進人們心中的孩子,是自己作為童書作家的最高追求。

“淘氣包馬小跳”系列、“笑貓日記”系列以及《女生日記》《男生日記》等都是她的代表作品。2010年,第五屆“中國作家富豪榜”上,楊紅櫻名列榜首;至今,她仍是榜上常客。

楊紅櫻當老師的時間不長,把一個班從一年級帶到六年級,學生們畢業,她也離開了學校。但她一直把當老師的那短短的六年,看作是人生最輝煌的一段經歷,“沒有這段經歷,我不會成為終生為孩子寫作的童書作家,也寫不出孩子們喜歡的作品”。

從動筆寫科學童話到現在,楊紅櫻已經寫了30多年的兒童文學,作品堆起來得有半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