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王子角色-马修·伯恩曾表示:“《天鹅湖》是我一生中的奇迹

  • 时间:

【王嘉尔疑质问私生】

上半身赤裸,下身穿羽毛狀馬褲,這樣的《天鵝湖》你看過嗎?英國“鬼才”編導馬修·伯恩的《天鵝湖》是現代芭蕾舞界里程碑式的作品。這版《天鵝湖》最為知名之處在於將傳統的女性天鵝角色改由男性舞者演繹,因此也被稱為“男版天鵝湖”。

此外,著名燈光設計師葆拉·康斯特布爾(《深夜小狗離奇事件》《戰馬》的燈光設計)的加入也為這部經典創造了一個激動人心的全新形象,讓場面看上去更加生動。

“男版天鵝湖”於2014年首次登陸中國,觀眾好評如潮, 2018年9月,在原版製作震撼問世23年後,該劇重啟復排,以全新面貌回歸,並於9月首次登陸廣州。

自1995年於倫敦薩德勒威爾斯劇院首演以來,馬修·伯恩《天鵝湖》常演不衰,是倫敦西區和百老匯上演時間最長的芭蕾舞劇,是深受全世界觀眾喜愛和推崇的當代經典,曾在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韓國、日本、以色列、新加坡進行巡演。該劇先後獲得了包括1996年奧利弗獎的“最佳新編舞蹈製作獎”、1999年托尼獎的 “最佳音樂劇導演”“最佳編舞”“最佳服裝”在內的30多個國際戲劇獎項,外媒稱其為“一部世界現象級作品”。

《天鵝湖》中的王子是利亞姆夢想中的角色,他曾於2014年飾演過該角色,並以出色的舞蹈表現征服了無數觀眾。此次重新出演這個角色,他感覺自己更加成熟了,對該角色也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在進入排練前,他會花很多時間做背景調查,通過閱讀重新認識這個角色,以此來保持對這個人物有新的鮮活的認識。

“一部世界現象級作品”,馬修·伯恩一生中的奇跡

馬修·伯恩曾表示:“《天鵝湖》是我一生中的奇跡,它的成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這版《天鵝湖》,故事基於俄羅斯浪漫經典芭蕾《天鵝湖》改編而成,沿用了柴可夫斯基的音樂和情節梗概。

“男版天鵝湖”8月在上海上演,上周在北京上演,以其力量與野性美征服了觀眾。9月20~22日,該版《天鵝湖》將登陸廣州,在廣州大劇院連演5場。昨日,廣州大劇院公佈了全卡司陣容,星光熠熠讓人期待。其中,飾演王子的利亞姆·莫厄爾,被馬修·伯恩譽為“舞團內舞蹈功底首屈一指的舞者”。

對於劇中王子和頭鵝的關係,飾演王子的利亞姆·莫厄爾認為頭鵝其實是王子內心渴望的投射——力量、野性和自由這些王子日常生活中所欠缺並渴望的元素都在頭鵝身上得到了集中體現。

劇中頭鵝將天鵝的舞姿演繹得惟妙惟肖,為此麥克斯表示他會提前在網絡上觀看大量天鵝的照片和視頻,也會去公園觀察天鵝運動和飛行時肢体的變化,在創作時他們會從一些細小動作和形體表現入手,當這些核心元素建立後,會以此為基礎繼續完善頭鵝的形象。為了完美詮釋該角色,麥克斯演出前花了整整兩周時間讓自己慢慢適應和學習天鵝的動作,兩周之後他漸漸讓身體適應了天鵝的節奏並更好地詮釋出天鵝的體態。

在演出中觀眾還能聽到舞者們發出的類似於天鵝低吟的響聲,復排導演凱瑞·比金認為天鵝是強壯的、優雅的,甚至是富有攻擊性的,因此演員在表演中發出聲音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個是為了在舞蹈中表現動物的特性,另一個是在舞臺上會彼此聽,這是舞者之間信號的傳遞。(張素芹)

此次復排的全新版本保留了原版中受全世界數百萬人喜愛的標誌性元素。與此同時,托尼獎得主設計師萊斯·布拉澤斯頓對舞美進行了全新升級,在精細程度和美觀程度上有了很大的提升,運用了許多的投影技術,開場便是天鵝翩然起飛的投影畫面,這些在最初的版本里並不存在。

飾演頭鵝和陌生來客的麥克斯·韋斯特威爾則表示頭鵝是真實存在的,頭鵝看到在湖邊想要輕生的王子,於是啟發和引導王子,給王子註入重新生活的力量。

不固步自封,時刻推陳出新,賦予了經典作品源源不斷的生命力,正如馬修·伯恩所說,“我們時刻關註著這部作品的傳承,萊斯和我希望能有機會質疑我們自己二十多年前所做的工作,用新的眼光為整個製作帶來新面貌。”

與傳統芭蕾舞劇相比,由馬修·伯恩所編排的舞劇更註重於戲劇性而非技巧難度,他希望通過敘事讓觀眾更好地理解舞蹈,與舞臺上的角色共情。這版《天鵝湖》除了以全男班飾演天鵝這一顛覆傳統的改編外,更去掉原版故事中的重要人物魔王和黑天鵝,故事重點也從王子與天鵝的悲劇戀愛轉移到了以王子為中心,從他的成長環境和對性格影響的角度,講述一個讓人深思的故事。

在編舞上,此次復排版對第一幕酒吧以及第二幕王子獨舞片段都進行了調整,主創們不斷探索故事背後的人物動機,希望通過新的編舞,使王子女友和女王私人秘書這些角色更豐滿和更立體。

陣容強大,以全新審美體驗刷新觀眾認知

全新版本的“男版天鵝湖”於8月中旬在上海上演,上個周末在北京上演,口碑炸裂引發觀劇狂潮。在廣州站,有兩位演員飾演頭鵝,麥克斯·韋斯特威爾和威爾·博澤爾;多米尼克·諾斯、利亞姆·莫厄爾和詹姆斯·拉威爾飾演王子。演員的搭配根據場次有所不同,也就是說,即便每場都看,也會有著不同的新鮮感。

全新版本,多媒體與編舞雙重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