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社区户口-刘国忠说:,全市核查的扫黑除恶线索,有三分之一张恕都参与了

  • 时间:

【香港市民升起国旗】

“張恕跳下警車就去追馬。”扎蘭屯市公安局警務督察大隊教導員、時任向陽派出所所長的李澤清告訴記者。張恕身手矯健,三步並作兩步就追上了馬,死死拽住韁繩,馬把他拖了幾十米遠,終於停下來。此時,距離知青廣場僅有10來米。

全局25個派出所,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反饋上來,張恕都要和局裡的同志仔細研究,認真核查。在深入基層摸排核查線索時,張恕還通過與群眾耐心交流,讓群眾知曉涉黑、涉惡的犯罪特征,明白掃黑除惡的真正含義。

“嫌疑人我控制,你們快跳車”

張恕在刑警隊時的戰友田慶友告訴記者,1997年,窪堤鄉發生一起惡性案件,妻子被丈夫虐待致死。張恕帶領民警驅車前往抓捕犯罪嫌疑人。返回的路上,途徑關門山大嶺時,212汽車的前輪突然掉落。

施展鵬說,“那個女當事人開始可能有點緊張,後來吃了點藥,又說沒事了。”下午一點多鐘,張恕把雙方約到了周家進行調解。一開始,雙方誰都不服,吵得不可開交。張恕一邊安撫一邊開導,最後雙方各讓一步,在張恕擬就的調解書上簽了字。

到了事發現場,張恕就下地拍照取證,評估計算損失。然後到薑姓農民借住的周家,向薑瞭解了情況。又到養羊戶家向撓人的女當事人瞭解情況。女當事人說她心臟病犯了,張恕說那就趕快送醫院治療。

8點多就接到所里做筆錄,姐妹三人卻閃爍其辭,吞吞吐吐,這讓多健有點著急。張恕看到了,笑眯眯地走過來,親切地和這三姐妹拉開了家常,緊張的三姐妹也一下子放鬆了。多健看到,師傅一步步地給姐妹三人講理、普法、擺政策,一步步地解開了她們的心結。

這是他打給妻子的最後一個電話,也是他打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個電話。20時01分,他在住地小區門口給一位推車出門的老人開了門,老人出門的那一瞬,他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最後一次”一語成讖,陪妻子看女兒的承諾再也無法兌現。

張恕的愛人張青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從阿榮旗回來,張恕的眼眶都青了,形容憔悴,我就想讓他休息一下。張恕對她說,還有三個多月我就退休了,等完成這最後一次任務,我就回來陪你去陝西看女兒。

6月2日晚,張恕登上了開往呼和浩特市的列車。27個小時的漫長行程後,6月4日一早,張恕準時出現在辦案協調會的會場。

2014年9月,中和鎮庫堤河派出所因人員變動,需要一位有經驗的老民警去擔任代理所長。領導首先就想到了張恕。張恕二話沒說,走馬上任。

社區居民韓寶林(音)患有嚴重的佝僂病,行動不便,靠給人釘鞋養活自己,生活十分困難。張恕知道後,就和居委會主任去瞭解情況。韓是向陽村的農村戶,村裡沒有地,也享受不到城裡的低保。張恕和居委會商量,給韓辦個城鎮戶口,讓他享受城鎮低保。

接到警情,張恕開車直奔現場。等他趕到現場附近時,看到馬已經掙斷了韁繩。藺大虎子還在拼命地抽打著馬。就看馬甩下他,朝著知青廣場方向奔去,形勢非常緊急。

地窩棚在離庫堤河村30公里一個山溝里,是一些農民種地放牧的臨時居住地。庫堤河派出所輔警施展鵬覺得路太遠,又難走,有些不願意去。張恕急了,“不行,矛盾糾紛不化解出了事怎麼辦?”

“群眾的事就是他的事”說起張恕,向陽街道辦事處紙漿社區黨總支書記朱偉燕幾度哽咽,她說認識張恕已經20多年,當年張恕任向陽派出所教導員,他們就在一個大院辦公,“平時社區有什麼大事小情的,只要跟張大哥一說,他馬上就到,群眾的事兒就是他的事”。

汽車像脫韁的野馬,難以控制。車速很快,隨時都有可能翻下路基,車毀人亡。緊要關頭,張恕大喊一聲,“嫌疑人由我控制,你們兩個趕快跳車”。兩名戰友跳車後,汽車繼續向前沖,衝出去五六十米後,才終於停了下來。

原來,姐妹三人都屬於超生,怕罰款躲去外地生活多年。聽說要給落戶,心裡又高興又擔心,擔心是不是還得罰完款才能落戶,所以不敢把實情講出來。“師傅告訴我,對老百姓要有耐心,多換位思考,多想想他們的擔心和疑慮。”

張恕倒下了,他用自己寶貴的生命踐行了共產黨員“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的初心和誓言,他用精彩而有意義的一生,展現了“四鐵”民警的風采。他是無愧於這個時代的警察英雄。

“矛盾糾紛不化解出了事怎麼辦”

看他犧牲前不到半年的足跡,就能體會到他衝鋒得急促:2月下旬至4月下旬,區外出差兩個月;4月下旬到5月24日,鄰近的阿榮旗執行任務近一個月;阿榮旗回來,在家休息了幾天,又赴呼和浩特執行掃黑除惡線索受理核查任務。

一場即將發生的傷亡事件,在張恕的“瘋狂”舉動下成功化解。李澤清說,“等他回來,我們一看,他的鞋底子都磨掉一半了。”

一天早上9時許,庫堤河派出所接到報警電話,龍爪溝七組地窩棚一戶村民的100多只羊進了薑姓農民的莊稼地,吃了薑家剛剛收割堆在地里的大豆,薑姓村民找對方理論時,雙方發生爭執,薑還被對方撓傷。

庫堤河到地窩棚只有一小段水泥路,其他都是砂石路,路面被壓出兩條深深的車轍印,車轍中間是高高鼓起的土埂,還有一段路是跳石窖,路面全是大小石頭。“我們騎著警用摩托,30公里的路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施展鵬說。

摸排核查線索的工作又苦又累,許多年輕民警都扛不住,年近6旬的張恕卻咬牙堅持了下來。劉國忠說,全市核查的掃黑除惡線索,有三分之一張恕都參與了。

居委會同意,但市公安局有點擔心,怕辦不好會引起示範效應。張恕說,我來做工作。他向社區居民介紹韓的家庭情況,讓大家和韓比一比,問大家該不該給韓辦理城鎮戶口、讓他享受低保,居民聽了都覺得應該。張恕又一趟趟跑市局,很快把戶口辦了下來。

有一句話常用來形容英雄:生命不息,衝鋒不止。張恕就是這樣一位英雄。他從1983年9月參加公安工作,36年來衝鋒的勁頭從來不減,他的生命就結束在他衝鋒的路上。

張青說,“當天下午6點46分,他打來電話說正在路上,往回走,他還說我太累了,想回去休息一會兒。我勸他累了就打出租趕快回住地。可他說,我得熟悉一下住地到辦案地點的路線。”

“沒問題,我去”扎蘭屯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市公安局掃黑辦主任劉國忠告訴記者,“掃黑除惡線索摸排,許多基層民警把握不准。張恕法律功底深厚,又有豐富的刑偵經驗和基層派出所工作經驗,在線索把握上更加準確。”

2006年夏天,向陽派出所轄區街頭,一位叫藺大虎子的人酒後把馬拴到樹上,自己躺在平板馬車上睡覺。夏陽似火,馬被曬得受不了,就四處亂動,驚醒了酣睡的藺大虎子。藺大虎拿起鞭子拼命地抽打馬,馬受驚後便瘋狂亂跳。

中央督導組進駐以後,核查線索的任務更加繁重,需要抽調一批業務精、能力強的幹警擔當這一重任。扎蘭屯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郭曉東告訴記者,“富有工作經驗的張恕最讓組織信任,征求他的意見,他還是那句‘沒問題,我去’。”

2016年,務大哈氣派出所民警多健開展無戶口人員摸底調查時發現,成吉思汗鎮務大哈氣社區一位叫劉英芹的老人,三個女兒都沒有戶口,最小的已經25歲。“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師傅張恕後,他讓我立刻把她們接來,詳細瞭解一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