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病原个体-植物累积病原真菌和外生菌根真菌的速度决定了植物种内相互作用强度:易被病原真菌侵染的物种往往受到较强的种内负相互作用

  • 时间:

【燕山大学】

研究人員經過10年的努力,系統監測了浙江省開化縣古田山亞熱帶24公頃森林動態監測樣地內超過100個物種,25000多株木本植物幼苗。選取了34個物種,320個植物個體,利用高通量測序技術測定了植物根際土壤真菌群落組成。“土壤真菌一般都與植物的根發生相互作用,根際是他們發生相互作用最重要的場所,為了揭示真菌和植物的相互作用關係,我們測定了植物根際土壤真菌的組成。”陳磊說。在此基礎上,對群落內植物種內相互作用強度和植物累積不同功能型土壤真菌速度的種間差異進行了定量評估。

此外,基於鄰居效應模型開展的研究表明,植物菌根類型能夠顯著影響同種植物個體間的相互作用強度,對病原菌抵抗能力較弱的叢枝菌根植物更易受到鄰近同種個體的限制,而能夠與外生菌根形成共生關係的外生菌根植物卻能夠保護周圍異種個體免受同種植物個體的影響。

分析結果顯示,植物累積病原真菌和外生菌根真菌的速度在物種間存在顯著差異,並呈顯著負相關。同時,植物累積病原真菌和外生菌根真菌的速度決定了植物種內相互作用強度:易被病原真菌侵染的物種往往受到較強的種內負相互作用,而能夠較快與外生菌根真菌形成共生關係的物種較不易受到種內負相互作用的影響。

該研究首次通過實驗證明瞭植物種內相互作用強度是由有害的病原真菌和有益的菌根真菌相互作用共同決定的,顛覆了基於病原菌—植物種內相互作用的經典群落多樣性維持理論,為建立亞熱帶森林生態系統修複理論、技術集成和示範提供了重要的科學基礎。

研究團隊前期通過對亞熱帶森林群落長期動態監測發現,植物同種密度制約能夠通過種內個體相互限制,為異種個體提供生存空間,進而促進群落植物物種共存。但是,植物同種個體間相互作用模式,以及同種密度制約的形成機制並不清楚。

科技日報訊(記者陸成寬)森林生物多樣性有著怎樣的維持機制?來自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馬克平研究團隊首次結合亞熱帶森林幼苗更新動態監測數據、高通量測序技術和鄰居效應模型,揭示了不同功能型土壤真菌驅動亞熱帶森林群落多樣性的作用方式,提出了外生菌根真菌與病原真菌互作過程影響植物生存的物種共存新理論。相關研究成果近日在線發表於《科學》雜誌。

論文第一作者、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陳磊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現在絕大多數物種共存理論都是基於熱帶森林提出的,但是亞熱帶和熱帶的森林有著非常顯著的差別,“我們認為亞熱帶森林多樣性的形成和維持機制和熱帶不一樣”,不同於熱帶森林主要由叢枝菌根植物構成,亞熱帶森林主要由叢枝菌根植物和外生菌根植物共同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