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出行平台-滴滴顺风车仅用了三个月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两年才能完成的成绩

  • 时间:

【五类休假标准】

補貼大戰的結束,僅僅是滴滴的開始。

對此,滴滴表示,這項功能還在測試之中,在APP中出現特惠拼車入口需要滿足三個條件:早晚高峰或特定時段;行程起終點符合線路要求;預估行程長度超過10公里。

再加上過去一段時間並未缺席順風車市場的嘀嗒,以及早已虎視眈眈的的美團、神州、首約等,滴滴出行的後背冷風陣陣。

合規、出海、開放。像極了過去的幾年裡,面對監管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的樣子。而擺在滴滴面前的最大的問題,是運力。

沉寂了三個月後,滴滴順風車在7月份發出了又一次試探。

據報道,7月24日,市網約車監管平臺黑名單預警系統共預警當日黑名單車輛15340輛,其中,“滴滴出行”平臺被預警不合規車輛數為1.28萬輛,占當日被預警車輛數的83.66%,

8月初,李米從深圳的滴滴司機處瞭解到,深圳暫時沒有給出清退時間表,而這位滴滴司機也並不具備“三證”。

除了政策的嚴格,滴滴遇到了比2015年前後更多的敵人。

2018年底,一份關於滴滴出行2018年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的財務數據出現。

03 運力承壓過去一年,滴滴頻繁地在提及的是什麼事情?

這一年來,滴滴正頂著巨大的合規壓力與合規成本。截至4月29日,滴滴已在全國128個城市取得網約車平臺經營許可證。

實際上,這是一場整體趨向嚴格的監管。7月2日,因未在2019年6月底前清退不合規車輛,滴滴出行上海分公司收到了《責令改正通知書》,限期於7月7日前完成整改。此前,滴滴出行在北京也因未按照要求報備的情況下強行投放車輛被北京市交通委約談。

7月18日,滴滴順風車在下線325天之後,首次舉辦了媒體開放日,但依然沒有確切的上線時間表。

面對洪流聯盟里不斷冒出的如祺出行、東風出行、T3出行等出行平臺,這是滴滴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然而,10天后,計劃被打亂了:常德的滴滴網約車司機被害身亡。

《滴滴不爭春》來源: AI財經社作者:王蒙 饒翔宇

滴滴順風車現在能上線了嗎?

此前,美團、高德都採用了聚合模式,為出行平臺提供流量入口。2018年12月份,滴滴宣佈升級調整組織架構時,也曾提及 “將成立開放平臺部,致力於探索開放平臺的模式”。

7月21日,柳青在微博上曬出了網友發給他的一段話,裡面說道:“如果你能研發出改變行業和社會現狀的技術,100%的順風車就對安全,那就去做。保證不了,趁早拉倒。”

而順風車,一定程度上可以為滴滴提供更多的車輛。同時,在當前的競爭環境下,順風車也是一個不能放棄的市場。

一個很現實的情況就是,以順風車業務作為主業的嘀嗒出行,在2017年9月就用戶突破7000萬、車主突破1500萬,然而此後官網中顯示的數據為:嘀嗒出行平臺擁有超過9000萬用戶、1250萬車主。

李米曾在哈羅出行上發佈跨區域的行程,僅有少數兩三個車主的行程匹配度在65%以上,四小時後才有人接單,而在約定時間到達後,順風車車主取消了訂單。

7月30日,滴滴公眾評議會推出第九期話題:#男性開順風車是否需要異性親友做“擔保”?#

輿論上,對滴滴順風車的回歸始終有著巨大的爭議,而滴滴過去一年正在受到監管的考驗。

2018年,程維兩年前提到的監管以及他沒提到的安全,讓滴滴進入了緊張的惡補中。

此後的4月15日,有了《滴滴順風車致大家的一封信》;4月29日,有人發現滴滴有了“優惠拼車”功能。

部分資料來源:《滴滴順風車複活始末》 來源:第一財經周刊作者:趙陳婷

過去一年,滴滴出行的危機看上去是只占滴滴出行日訂單5%到10%的順風車業務的安全難題,實際上滴滴面臨的,是政策、輿論、競爭、運力的四重壓力。

過去的這11個月里,滴滴順風車迭代12個版本,優化了226項功能,包括保證順路、要求設置常用路線,限制接單次數等。

最終的答案,還是得做。從當年的補貼大戰開始回頭看,滴滴會發現,過去一年是滴滴最難熬的一年。

那一年,滴滴耗費了巨大的精力在於優步的合併上。

不過,在設置常用路線、限制每天接單次數的情況下,順風車的空間也有限,滴滴出行依然面臨著運力壓力。

據AI財經社的報道,虧損主要集中在對司機端的補貼,除了沖單獎、調度費、空駛費外,為非合規司機報銷罰款也是滴滴補貼司機的一項重要支出。

在順風車這一領域,比滴滴順風車更早宣佈下線的高德地圖,正在回歸,6月6日有消息稱,高德地圖APP刊出了招募順風車車主的活動頁面,並強調對車主“0抽傭”。李米看了下高德地圖app,顯示高德順風車目前在22個城市可以使用。哈羅則在春運中已強式打入順風車市場。

據第一財經的報道,在順風車不參與2019年春運之後,滴滴內部一度曾計劃今年三四月份恢復順風車業務。為此,滴滴“順風車”團隊舉辦了一個小範圍媒體閉門會,流程也是包括了彙報、反思。

毫無疑問,又是一個頗具爭議的話題。有人贊同,有人認為人的心理是無法保證的,還有人說:“如果太過麻煩,不做就行了。何必那麼為難大家呢?”

01不斷試探整個7月份,滴滴出行的官方微博提及順風車與安全的頻率變高了。

實際上,其他平臺也面臨著運力不足的問題。暫時占領順風車空缺市場的嘀嗒出行和哈羅出行,就有司機響應速度慢、接單率低的問題。

從安全主題媒體開放日,到連續兩期關於順風車的滴滴公眾評議會,再到滴滴順風車下線以來的首個媒體開放日。

滴滴順風車遲遲沒有上線,柳青說:“就是怕。”

在目前監管趨嚴的情況下,滴滴司機的準入門檻越來越高,但滴滴必須供給足夠多的車。

2016年年初,在併購了快的之後,程維在年會演講上說到了自己的擔憂:“除了市場上最激烈的競爭,除了要處理最複雜的資本和巨頭的局面,我們還要面對最嚴厲的政策監管。”

在運力緊張之下,滴滴的目光的做法是開放平臺。

來源:猜想國(nicai501)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融家。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個問題在過去的一年裡在滴滴的內部被反覆的討論,過程很激烈,結果很清晰:過去的一年裡,滴滴順風車一直在進行安全整改。

這被看成是順風車即將上線的信號。

然而,這個聯盟並不牢靠。“洪流聯盟”內的車企成員為了避免成為代工廠,也在各個環節佈局,成立了自己的出行平臺。

02四面楚歌“順風車的日訂單是200萬-300萬單,而整個滴滴出行的日訂單是2000萬-3000萬單。順風車只占5%到10%,為了這個業務我們要不要承擔這麼大的風險?”這是柳青在滴滴順風車媒體開放日上算的一筆賬。

在此三天前的滴滴順風車媒體開放日上,柳青提出了團隊關於順風車還做不做的爭議,“儘管你把他做成了一個最難用的產品,也不一定能解決100%的問題,不一定能讓它100%的安全。”

“8·24”樂清案後,交通部等多部門對全國範圍內所有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開展進駐式全面檢查。2018年12月,滴滴在《安全整改方案》中提到:加快清退不符要求司機車輛。

然而,滴滴還是在不斷地試探。

7月15日,滴滴出行正式推出網約車開放平臺,向第三方出行服務商開放,這也被滴滴稱為洪流聯盟的進一步落地。

所以,頂著交通部門的壓力,滴滴依然在給非合規車輛派單。

作者:李米“我們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難用的順風車產品,順風車不順風,我們還要不要做它?”這是柳青拋出的滴滴內部關於滴滴順風車的爭議點。

根據規定,網約車合法上路必須具備"三證",即網約車平臺要有經營許可證,車輛需具備運輸證,駕駛員要取得從業資格證。

不僅如此,李米發現,滴滴順風車的官方微信號在7月份更新了兩篇文章,在此之前,還是4月15日的《滴滴順風車致大家的一封信》。

2015年,滴滴順風車闖入順風車江湖,增長迅猛。被免職的原滴滴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滴滴順風車僅用了三個月就做到了出租車幾乎兩年才能完成的成績。

2018年4月24日,滴滴和31家汽車產業鏈企業共同發起成立 “洪流聯盟”。滴滴為整車廠提供運營、用戶數據,採購車企車輛,車企可分擔滴滴車輛等重資產投入。

滴滴順風車能不做嗎?答案還是不能,這一年裡,滴滴遭遇了巨大的挑戰,在順風車上無法妥協。

金叫獸:補貼大戰的結束,僅僅是滴滴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