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友谊虎哥-现在连我的巴铁徒弟们都跟着我学会中国话了!”虎哥骄傲地说:

  • 时间:

【日本最省女孩】

現在的巴基斯坦,隨處可見的中文標識和普通人口中偶爾冒出的中文詞句,似乎代表著這個國家對中國人的態度。有句真實的玩笑話:“想在巴鐵受到禮遇,你得裝自己是中國人!”像吳萬虎一樣在國外打拼的中國人有很多,通過快手記錄和分享世界各地的同時,也用自己的言行遞出了中國名片。

吳萬虎騎的摩托路上拋錨了,不用擔心要推著回去,立刻有巴鐵兄弟圍上來幫忙修好;吳萬虎回國休假,巴基斯坦會派出持槍的安保人員,一路貼心護送……

“雖然中國工人在當地可以解決很多工程技術難題,但中國工人離開後,巴鐵兄弟又會遇到很多棘手問題。”在初步建設看到成效後,虎哥開始為“徒弟”們的未來擔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思來想去,他決定做個當地電工的“師父”。

初到巴鐵 受到家人般對待吳萬虎說,在巴基斯坦,當地人民知道你是中國人後,會熱情地擁上來合影,有的小商店知道你是中國人後,甚至會少收錢或不收錢。在巴基斯坦,安全措施不完善的小賓館,是沒資格接待中國人的。中國人在巴鐵是“親人”般的存在。

“上快手了?”用蹩腳的中文和師父確認要上快手後,24歲的巴基斯坦小伙烏茲爾(音譯)連忙找來梳子,梳了一個帥氣的髮型,又整理起著裝。對他來說,在快手上的每次露面都代表著巴基斯坦的形象。

去年年初,吳萬虎從朋友那裡聽說了快手,很少接觸互聯網的他決定嘗試一下。“我想把中巴友誼記錄下來,讓更多人走進巴鐵,瞭解巴鐵,讓中巴人民之間的情誼可以越來越深厚。”

同樣的想法也出現在他的中國師父吳萬虎身上,在他看來,自己在巴基斯坦的一言一行,也是中國形象的一次次傳遞。電工吳萬虎已來巴基斯坦援建已經4年,在工作教學和日常相處中,與當地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他通過快手(ID:873319279)分享出在“巴鐵”的溫暖與感動,讓更多老鐵見證兩國人民之間的非一般的友誼。

真心換真心,虎哥成巴鐵兄弟師父

然而萬事開頭難,除了“巴鐵”們的熱情,他們面臨的更多問題是語言不通、氣候惡劣、飲食不適等,“剛來時真難熬,吃喝上不適應,一日三餐都難受,再加上氣候乾旱,每天處於焦躁中。”細心的巴鐵兄弟看出了虎哥一行人的不適,經常帶些自家的食品來,希望他們能在有限的條件下盡可能舒適。

巴鐵兄弟家人一樣的熱忱打動了虎哥,他下決心一定要讓當地的電路系統“翻天覆地”。“剛來的時候,這裡的電路系統需要調整、完善及新建的地方很多,沒辦法,就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唄,雖然沒法迅速改變現狀,但希望每天都有變化。”

快手上的中巴友誼“紀錄片”去巴鐵之前,中巴友誼在吳萬虎眼裡只是一個傳說,一個故事。切實在那裡生活的四年讓他見證了傳說,併成為延續傳說的參與者。

身在異國他鄉,吳萬虎盡其所能帶強徒弟,而徒弟們有什麼疑惑和收穫,也願意跟師父分享。吳萬虎對待巴鐵兄弟的真心,收穫了當地居民發自內心的尊重。吳萬虎說:“他們經常會送來當地的食物和用品,雖然都是些小東西,但在他們已經是能拿得出的貴重禮物了。”

巴基斯坦作為中國的鐵桿兄弟,很多老鐵用自己的方式在記錄中巴情誼。

工作中有觸電危險,他就一遍遍地示範觸電時如何救助工友。工作的地方酷暑難耐,水資源匱乏,他就想方設法讓高溫作業下的兄弟們喝到乾凈水。他還時常拿出豆皮、粉條等中國食材和徒弟們一起製作中國美食。在“師父”的言傳身教下,巴鐵工人們的技術飛速成長,現在已經可以熟練解決工作中的許多問題了。

不僅是解決技術問題,日常溝通中同樣歡樂無比。鏡頭下,師父操起毛筆,寫下巴基斯坦國的文字,徒弟們成了他的語言“老師”,寫的正確了,就會在一旁豎起大拇哥。吳萬虎也不忘向巴基斯坦徒弟表達“愛意”:“I love you 巴基斯坦”,用中文讀作“我愛你,巴基斯坦”。吳萬虎說:“異國師徒之間的感情,隨著日常語言障礙的一點點突破,在逐漸加深。”

吳萬虎來自甘肅武威,1981年生人,四年前單位征求出國援建意向時,34歲已有妻女的“虎哥”選擇了援建。

網上有傳聞稱,“中國是巴基斯坦的堅定盟友”被寫在了巴基斯坦小學課本上,“我不知道這個傳聞是不是真的,但我切身感受到了巴鐵的友誼,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把我當作親密朋友。不管是我的徒弟們還是新認識的巴鐵,都是掏心窩子地對我好。”

在吳萬虎的帶領下,中巴雙方的技術人員剋服了一個個難題,讓當地的電路“飛”了起來,曾經經常斷電等情況得到了極大改善。雙方的磨合越來越默契,技術精湛的虎哥還收了幾個巴基斯坦徒弟。“現在連我的巴鐵徒弟們都跟著我學會中國話了!”虎哥驕傲地說。

在吳萬虎的快手記錄中,沒有花哨的技巧和精緻的畫面,僅是和巴鐵兄弟日常檢修、做飯、聊天等日常,但簡單的互動足以打動網友:“中巴友誼長存”、“你為中巴友誼添磚加瓦”、“中國加油!中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