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2019包括-政府、家庭和企业部门债务同时同比下行

  • 时间:

【清华神仙打架大会】

國際清算銀行(BIS)每季度公佈全球約40個國家及地區以及全球、發達和新興經濟體的分部門債務數據。其中新興經濟體包括阿根廷、巴西、智利、中國、捷克、中國香港地區、印度、以色列、韓國、馬來西亞、波蘭、俄羅斯、沙特阿拉伯、新加坡、南非、泰國、哥倫比亞以及土耳其,發達經濟體包括奧地利、加拿大、丹麥、歐元區、日本、新西蘭、挪威、瑞典、瑞士、英國以及美國。各部門債務分為政府、家庭及非營利機構以及非金融企業三部門,統計口徑包括債券以及銀行貸款,其中外債包括海外銀行貸款,不包括債券。總債務中,按照經濟體分,發達經濟體約占70%,新興占30%;按部門分,政府部門約占33%,家庭部門25%,非金融企業部門40%。其中各國內部總債務單獨統計,與三部門加總略有差異。

三、豬肉價格高點回落進入11月,豬肉價格出現高點回落的跡象。農業部日度豬肉平均批發價,自11月4日期持續下跌,上周五跌至48.13元/公斤,比11月1日下跌6.0%。22省市仔豬、生豬以及豬肉價格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仔豬價格跌幅最小,上周價格為99.07元/千克,僅比高點回落0.96元/千克。生豬價格回落幅度最大,上周價格為35.72元/千克,比高點回落5.26元/千克。上周豬肉價格為52.15元/千克,比高點回落3.87元/千克。

印度困境的核心癥結是債務問題,且美元債務規模較高。在高速增長階段,印度積累了較大規模的債務,2018年9月,印度AAA級影子銀行巨頭IL&FS因意外違約倒閉,造成了整個印度金融市場的巨震,印度影子銀行危機爆發,多家印度企業面臨債務危機。雖然印度採取了對國有銀行進行資本重組等方式來應對風險,但非銀行金融機構的問題仍未得到解決。2019年影子銀行已經削減了1/3的貸款,使得信貸環境嚴重緊縮。債務問題在企業和家庭部門蔓延,拖累了投資和消費。

2019年一季度數據顯示,始於去年二季度開始的包括發達、新興在內全球各部門債務增速大幅下降仍在繼續,下降幅度開始加速。

對於PPI,今年4月以來同比持續下行至負值,基數原因起了很大的作用,11月後也確實將消退。而新漲價因素可以通過工業產成品庫存周期、CRB指數,以及製造業PMI中的出廠價指數和購進價指數進行預測。當前工業產成品庫存增速延續2018Q4以來的下行趨勢,即將但尚未見底;製造業PMI價格分項近3個月以來隨著逆周期調節的發力有所改善,但仍未明顯擺脫收縮區間;CRB指數當前也接近底部但仍未反彈。這其實體現了國內房地產調控保持定力,國外貿易戰影響仍存的背景下,企業的景氣預期的修複較為緩慢。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軒言全球宏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一圖一觀點一、發達全面大幅去杠桿——2019年一季度全球債務數據綜述

四、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專欄對通脹的理解

發達經濟體總債務126.5萬億,占全球債務68.8%,低於前值69.7%,增速-0.7%,低於前值1.1%。其中政府部門債務46.6萬億,占比36.8%,同比-0.9%,前值2.5%。家庭部門債務34.1萬億,占比27.0%,同比-0.9%,前值0.8%。企業部門債務42.4萬億,占比33.5%,同比-0.8%,前值1.5%。發達經濟體中,政府、家庭與非金融企業部門占比皆略微下降。新興經濟體債務規模57.3萬億,占全球債務31.2%,前值30.3%。增速2.0%,低於前值2.2%。其中政府部門14.9萬億,增速4.3%,低於前值4.7%。家庭部門債務12.4萬億,同比5.3%,前值6.6%。企業部門債務30.0萬億,同比增-0.3%,高於前值-0.7%。從結構來看,政府部門占比維持26.0%,家庭部門小幅降至21.6%,企業部門增至52.3%。

因此,我們認為在通脹壓力較大的時期,不要覬覦國內貨幣政策的放鬆,貨幣政策在逆周期調節方面目前主要還是配合財政政策、疏通政策傳導機製為主,短期內繼續動用價格工具,尤其是調整7天逆回購利率的可能性並不高。

招商證券宏觀謝亞軒博士團隊長期致力於宏觀經濟研究,秉承全球宏觀,本土智慧的獨特視角,力爭為投資者提供最寬視野、最接地氣的宏觀經濟研究成果。

現實之中,本輪CPI新漲價因素目前主要來源於畜肉項。CPI非食品項同比增速延續2018年10月以來的下行趨勢,而權重約30%的食品項同比增速從2019年3月開始快速上行。其中3至5月鮮菜、5至8月水果都有季節性漲價,但目前漲幅都已回落。而豬肉進而畜肉價格漲幅自2019年3月以來持續擴大,目前已超過歷史峰值。因此央行強調“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對於PPI,今年4月以來同比持續下行至負值,基數原因起了很大的作用,11月後也確實將消退。而新漲價因素可以通過工業產成品庫存周期、CRB指數,以及製造業PMI中的出廠價指數和購進價指數進行預測。當前工業產成品庫存增速延續2018Q4以來的下行趨勢,即將但尚未見底;製造業PMI價格分項近3個月以來隨著逆周期調節的發力有所改善,但仍未明顯擺脫收縮區間;CRB指數當前也接近底部但仍未反彈。這其實體現了國內房地產調控保持定力,國外貿易戰影響仍存的背景下,企業的景氣預期的修複較為緩慢。

核心觀點:11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明確要在下一階段工作中“註重預期引導,防止通脹預期發散,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在專欄4“全面看待CPI與PPI走勢”中,央行對於CPI的態度是“結構性特征明顯,警惕通脹預期發散”、“須引起重視並妥善應對”,對PPI的態度是“基數因素逐漸消退”,“未來幾個月將回升”。對2020年通脹的展望是:“預計2020 年下半年後,翹尾因素對PPI 的影響將小於2019 年且更加穩定,CPI 受食品價格上漲的衝擊將逐步消退,兩者間的差距有望趨於收窄。下一階段,穩健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穩定經濟主體的通脹預期,促進總體物價水平保持在合理區間運行。”

新興經濟體方面主要關註十一個體量較大的經濟體,巴西、馬來西亞、泰國、印度、俄羅斯、中國、墨西哥、新加坡、阿根廷、印尼、南非,美元計價占新興經濟體83%,其中中國占60%。以本幣計價,2019年一季度加杠桿的經濟體數量較去年四季度明顯增加。新興作為整體去杠桿,表現在政府部門和家庭部門去杠桿,非金融企業小幅加杠桿。

寬鬆貨幣政策和積極財政政策有望緩和印度下行壓力。今年以來,印度央行已降息5次,降息幅度達到135BP;8月15日,莫迪宣佈印度政府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100萬億盧比(約1.4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9月20日,印度財政部宣佈將企業稅率將從30%降至25%,預計計劃最終將削減205億美元的費用,占當年GDP的0.7%。以上措施有望緩和印度經濟下行壓力和提升印度製造業的競爭力。

二、印度怎麼了?近兩年,印度經濟增速快速下行,全球增長引擎似乎在熄火。本輪下滑從2018年二季度開始,2019年一季度、二季度印度的經濟增長分別為5.8%、5.0%,創下2013年以來的最慢增長,較2018年一季度的高點8.9%出現了非常長大幅度的下降,投資、消費、出口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下滑幅度相對最大的是固定資本形成和私人最終消費。印度經濟減速也引起了外資流出。

一季度加杠桿的國家包括阿根廷、中國、墨西哥、俄羅斯、新加坡和南非。其中俄羅斯和南非三部門全線加杠桿;阿根廷和中國除家庭部門去杠桿,政府和企業部門加杠桿;墨西哥和新加坡非金融企業部門加杠桿,政府和家庭部門去杠桿。一季度去杠桿的國家包括巴西、印尼、印度、馬來西亞和泰國。其中,巴西和印度三部門全線去杠桿;印尼和馬來西亞政府部門加杠桿,家庭和非金融企業部門去杠桿;泰國家庭部門加杠桿,政府和非金融企業部門去杠桿。

11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明確要在下一階段工作中“註重預期引導,防止通脹預期發散,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在專欄4“全面看待CPI與PPI走勢”中,央行對於CPI的態度是“結構性特征明顯,警惕通脹預期發散”、“須引起重視並妥善應對”,對PPI的態度是“基數因素逐漸消退”,“未來幾個月將回升”。對2020年通脹的展望是:“預計2020 年下半年後,翹尾因素對PPI 的影響將小於2019 年且更加穩定,CPI 受食品價格上漲的衝擊將逐步消退,兩者間的差距有望趨於收窄。下一階段,穩健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穩定經濟主體的通脹預期,促進總體物價水平保持在合理區間運行。”

美歐英日占發達經濟體總債務75.6%。以本幣計價,美國、日本、歐元區和英國小幅加杠桿。美國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餘額增速上升,政府和家庭部門增速下降。歐元區政府部門及家庭債務餘額增速皆有小幅上升,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增速小幅下降。英國家庭部門增速上升,政府部門與非金融企業去杠桿。日本政府部門與非金融企業增速上升,家庭部門小幅去杠桿。以美元計價,英國、歐元區和日本一季度全面去杠桿。

現實之中,本輪CPI新漲價因素目前主要來源於畜肉項。CPI非食品項同比增速延續2018年10月以來的下行趨勢,而權重約30%的食品項同比增速從2019年3月開始快速上行。其中3至5月鮮菜、5至8月水果都有季節性漲價,但目前漲幅都已回落。而豬肉進而畜肉價格漲幅自2019年3月以來持續擴大,目前已超過歷史峰值。因此央行強調“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不過10月下旬以來各地豬肉價格已有所回落。

以美元計價,2019年一季度全球非金融部門債務規模183.8萬億美元,同比增長0.1%,明顯低於低於前值1.5%,連續四個季度下滑。分部門來看,廣義政府部門債務61.5萬億,占總債務33.4%,同比增長0.3%,前值3.0%;家庭部門債務46.5萬億,占比25.3%,同比增0.7%,前值2.2%;非金融企業債務72.3萬億,占比39.3%,同比-0.6%,大幅低於前值0.6%。整體來看,政府、家庭和企業部門債務同時同比下行。占比保持相對穩定,非金融企業部門占比小幅上升,政府與家庭部門占比小幅下降。

近期豬肉價格的回落,可能有助於放緩CPI持續上行的速度。但目前的回落可能持續性有限,因為豬肉供給壓力尚未得到有限的緩解,未來半年的結構性通脹壓力依然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