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教育合同-提醒家长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应注意审查该教育培训机构的资质

  • 时间:

【特朗普弹劾案】

外教無資質事後難追查“英語外教老師掐我脖子,還打我臉和後背。”閆小寶的母親得知孩子身體因何有了淤紅傷痕後,選擇報警。事後,閆小寶父親從幼兒園瞭解到該外教為烏克蘭人,沒有幼教資質,便向出入境管理局舉報。出入境管理局經調查追捕,卻發現該外教早已逃回烏克蘭。事後,閆小寶父親與該幼兒園協商處理此事,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因此訴至法院。

近年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全民教育理念不斷提升,教育培訓行業發展如火如荼。然而,總有一些教育培訓機構在缺乏辦學資質與培訓能力的情況下搞虛假宣傳、誇大培訓效果,有的還在合同履行中隨意變更培訓內容甚至惡意違約,導致部分家長和學員的合法權益受損,不僅孩子沒有獲得更為優質的教育資源,家長為了維權更是費時費力。

“教育培訓機構一般採取預收費方式收取費用,有時還會採取折扣、贈送課時和返現等促銷手段,但對於如何退費大多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一旦產生糾紛,雙方往往各執一詞。”方莊法庭負責人李鼕鼕指出,在當前相關合同普遍由教育培訓機構出具的大環境下,機構方更應當清晰明確地表述條款含義,註重平衡雙方權利義務,並且對於涉及學員重大權利義務的事項,尤其是涉及培訓方式、課程設置、退費條件等容易發生爭議的事項,要進行著重說明,若需要手寫增加條款內容時,應在手寫處蓋章確認。

贈課多手寫商家常不認李先生為兒子小剛報名參加課外輔導班,與某培訓機構簽訂了《輔導協議》,協議約定為小剛提供“一對一”輔導課程,輔導課時為50個小時,贈送10個小時,共計60個小時。然而,小剛上完45課時後,培訓機構否認存在贈課的承諾。為此,李先生將培訓機構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李先生合同中增加的贈送課時部分,形式上與合同條款中的其他字體相仿,由於相應內容由培訓機構員工填寫,培訓機構有能力且便於提交反證,但是其未提交反證亦不申請鑒定,則應對李先生出示的合同文本予以確認。據此,法院綜合案情後,支持了李先生的訴訟請求,判決解除協議,培訓機構須退還15學時費用。

該案承辦法官指出,教育培訓機構應保證聘請的教師具有相關資質,並保障學員,尤其是無行為能力學員的人身財產安全,未能盡到應盡的管理、審查、保障義務時,將承擔相應責任。

李女士為其子賈某報名了某英語培訓六個級別的課程,並依約一次性支付學費22950元。後來,李女士接到通知,稱上課學區變更,原學區不再提供教學服務。出於孩子年幼、路程較遠等原因,李女士訴至法院,要求培訓機構退還相應的學費。

“部分教育機構出於經營原因將教育培訓課程和相關學員轉包給其他機構,此時可能存在受讓機構不具備培訓資質的情況。”李鼕鼕指出,僅從教育培訓合同主體特定化的角度分析,學員和家長是基於對特定培訓機構認可的前提下簽訂合同,培訓主體的變更將導致接受服務方喪失信任基礎,因此消費者此時有權要求解除合同並退費。

法院審理後認為,培訓機構已經停止授課,不能履行合同約定的教學義務,李女士有權請求解除雙方之間簽訂的認購書,據此判令培訓機構退費。

據介紹,我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北京市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辦學標準(暫行)》等法規對教育培訓機構的開辦條件、設立申請、師資條件、監督管理等內容進行了明確規定。但實踐中,部分培訓機構未取得辦學許可證,就直接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在經營範圍中涵蓋技術培訓、教育咨詢等內容,通過這種打法律擦邊球的方式,逃避監管的同時向家長隱瞞資質缺陷。此外,部分教育培訓機構的“教師”其實並沒有教學資質,而是由高校在校生、從事過教育相關工作的社會人員來擔任,甚至有些還冒充“名師”。

此外,法官指出,諸如“孩子在培訓中受傷,本機構概不負責”的格式條款,均屬於免除商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情形,依法不具有合同效力。

對於無資質情況下雙方簽署的教育合同是否有效的問題,丰台法院法官李蕊稱,根據我國合同法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當事人超越經營範圍訂立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認定合同無效。也就是說,如果教育培訓機構未取得辦學許可,則不具備辦學資質,可能會受到相關的行政處罰,但並不必然導致合同無效。

法官提醒,教育培訓機構應當嚴格履行相關審批手續,在許可範圍內進行招生,主動公開辦學資質、招生範圍,提高企業自律,營造健康積極的經營環境。對於家長而言,在為孩子選擇教育培訓機構時應保持理性,不盲目聽信培訓機構的宣傳,對培訓機構的教育效果保持合理期待,家長尤其要尊重孩子的天性和發展規律,不唯成績論,選擇真正適合孩子成長的培訓機構。在與教育培訓機構簽訂服務合同前,要仔細核實該教育培訓機構是否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辦理了相關的審核、批准、註冊或者備案手續。此外,還可以通過裁判文書公開網查詢該教育培訓機構的涉訴情況。

地址若變更求學難繼續除了在資質、條款上設陷阱外,部分教育培訓機構還存在隨意變更授課地點的問題。對於學員家長來說,授課地點變更很可能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

截至今年8月,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法院受理的涉未成年人教育培訓合同糾紛案件,已占去年教育培訓合同糾紛案件總數的76.2%。近3年來,該院受理的此類案件年同比增長均超過50%。近日,丰台法院為此專門召開新聞發佈會,提醒家長在選擇教育培訓機構時應註意審查該教育培訓機構的資質,還可以通過裁判文書公開網查詢該教育培訓機構涉訴情況,多方面瞭解該培訓機構的教學能力。

法院審理髮現,李先生所持《輔導協議》“輔導內容”的下劃線上手寫“標準教師一對一贈送10小時”字樣,其後“共計”的下劃線上手寫“50”字樣,在“50”的右上方手寫“+10”字樣。對此,培訓機構並不認可,並提交其公司保管的《輔導協議》為證,上面僅寫明“標準教師一對一”共計“50”個小時。基於此,手寫部分的時間、真偽以及是否為培訓機構員工所寫成為案件關鍵,但在法官釋明利害關係後,培訓機構未向法院提交反證,亦不申請進行筆跡鑒定。

案件審理過程中,經法官主持調解,幼兒園認識到自己雇佣無資質英語外教和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過錯,同閆小寶父母達成了調解協議:解除雙方的教育托管協議,一次性支付閆小寶和解金10萬元。

法官提醒,教育培訓機構應遵循誠信原則,在合同對於授課方式、授課地點已經明確約定的情況下,不輕易予以變更,在特殊情況下必須變更時,應提前與學員協商,妥善化解爭議,保障培訓質量。對於家長而言,在簽訂教育培訓合同時,除了要重點審查主體、價款、違約責任等主要條款外,還需根據此類合同的特殊性,對於培訓地點、培訓方式、培訓條件等與孩子接受教育培訓息息相關的條款著重審查,讓孩子安全、方便、快樂地接受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