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20隧道-川藏公路西藏境内举世闻名的通麦“卡脖子”路段成为历史

  • 时间:

【60只蚊子写作文】

當看到車隊里的丈夫時,她們懸著的心才會放下來。如果一直沒有等到丈夫歸來,她們流下的淚讓人心疼。因為這時她們已經知道,路上肯定出了什麼故障或意外。

這段路過去平均通行時間需2小時,如今只要20分鐘。川藏公路西藏境內舉世聞名的通麥“卡脖子”路段成為歷史,通麥天險從“險”到“通”!

通麥段上“川藏運輸線上十英雄”紀念碑,就印刻了“通麥天險”的無情。51年前為了將戰備物資及時運到戰友手中,李顯文、楊星春、程德鳳、陳洪光等10位英雄烈士不幸遭遇大山崩,犧牲時,年齡最大的33歲,最小的僅22歲。60多年來,川藏兵站部先後有661名官兵長眠於“生死線”上……

2016年4月,曾經的“通麥天險”——川藏公路通麥段整治改建工程全面完工,正式通車。102隧道、飛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號隧道、帕隆2號隧道和通麥特大橋、迫龍特大橋“五隧兩橋”穿山跨河,取代了原有危險難行路段,成為川藏公路新的地標性景觀。

你可能不知道——那時川藏線汽車兵所在的營區還有一座望夫橋:軍嫂們常常站在橋上等待出任務的丈夫歸來。

西藏通麥特大橋通麥特大橋,位於西藏林芝市波密縣通麥鎮,跨越易貢藏布江,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工程”。通麥特大橋為單塔單跨鋼桁架懸索橋,橋長256米,寬12米,門式索塔,主塔高59.5米,其結構形式在全國罕見。始建於2012年9月,2015年12月正式通車。橋區平均海拔2000餘米,施工技術含量高、施工難度和工期壓力極大。建成後的大橋能抵抗8級地震以及100年難遇的強風和洪流。

如今,洶涌的易貢藏布江上三座橋併排:懸索吊橋、汽車保通便橋、通麥特大橋。

泥濘陡峭的盤山土路僅容一車通行,兩側只有不到半米距離,一邊是不時落石的峭壁,一邊是百米懸崖。即便在連續晴朗的日子里,這裡的路面仍顯得泥濘不堪。大於90度的彎道隨處可見,且上下起伏巨大。

這一段的318國道原本又極其狹窄難以躲避,因此常有人說:“沒走過通麥,就不知道川藏線的難。”

提起西藏,你會想到什麼?佈達拉宮、珠穆朗瑪、雅魯藏布江、納木錯、林芝等等,令人心馳神往;雪山、湖泊、森林、冰川……處處絕美畫捲與極限挑戰並存,因此,“這輩子必去一次西藏”,成為不少人認定的人生升華之舉。而這一切,在“通麥天險”面前黯然沉寂。“通麥”,這個曾經令所有跑川藏線的司機心中一顫的名字。

海拔僅有1800米的通麥,降水極其豐富,山體土質疏鬆,號稱“亞洲第二大泥石流群”,一旦遇到風雨或者冰雪融化,極易發生高山落石、泥石流和塌方,一年各種地質災害累積300多次,被戲稱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書”。

△三座跨江大橋見證“通麥天險”的巨變

《新中國70年成長地標》這一次,我們帶你打卡城市地標建築,標記時光。新中國成立70年,時代的發展、國家的進步留下太多印記。最直觀的反映,就是林立在每個城市大街小巷裡的建築。一座與你一起成長的建築,一段常說常新的故事。那些地標性建築,在鬥轉星移之間傾訴著歲月往事,在雨雪洗禮之下彰顯著城市性格,在風起雲涌之際豐富著中國形象。央視新聞新媒體推出微視頻《新中國70年成長地標》,帶你每日“點亮”一座城市地標建築,在共和國70年蜿蜒前進的足跡中,解封歷史;從一代人、一座城、一個國的成長中汲取力量。我們,唯有知來處,方能識歸途。

2000年4月9日,波密縣易貢鄉發生世界罕見的巨型山體崩滑,原有的通麥水泥橋被沖毀後,5月,建設者力排萬難建起了懸索吊橋,為修汽車保通便橋運送材料。中間的汽車保通便橋建成於2000年12月,承重僅有20噸,每次只能通過一輛車,而2015年底通車的通麥特大橋承重量達到400噸。

有他們,我們今日才得以安享西藏之美。

謹以此,向川藏線上的建設者和堅守者致敬!

雲蒸霞蔚下,曾經的驚魂經歷不復,行經者多了一份品味風光的安然↓↓

攝影/湯志濤“山崩地裂無所懼,越是艱險越向前”。

從西藏波密縣102道班到排龍鄉20多公里,是川藏線上公認最為凶險的“死亡路段”,甚至有“通麥墳場”之稱。

原標題:這座橋背後的故事,令人顫慄又淚奔……

△川藏線汽車兵在行進“跑這個路段,十有八九會遇到交通事故。”不少司機每次開車到此,都要先抽一根煙,讓心平復一下。有司機曾眼睜睜地看著一輛從昌都過來的汽車翻入深谷,車上20多人全部遇難。

圖/視覺中國通麥特大橋,256米;迫龍溝特大橋,743米;102隧道、飛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號隧道、帕隆2號隧道五條隧道,累計全長6180米;總投資近15億元,2012年底開工,2016年4月正式通車,以“五隧兩橋”為主的川藏公路通麥段整治改建工程,讓“通麥天險”正式成為了“歷史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