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假期市场-自己并不排斥以相亲为目的的婚恋平台

  • 时间:

【比伯海莉婚礼合照】

“來到線下店後,工作人員表示我的條件比較好,要匹配高端人群,並且說不同紅娘手中的資源是不一樣的,充值越多得到的資源就越好。我第一次去,對方就讓我充值8萬元,承諾半年內可以有機會與6名男會員相親,但不保證結果。”莊羽介紹道,該線下店的充值價位分為6檔,最低檔為3萬餘元,最高檔超過20萬元。

十一假期變成“相親黃金周”!單身的你在相親上花了多少錢?

據百合網2018年報,公司年度實現營業收入13.28億元,同比增長98.07%。其中,婚戀交友收入占總營收的86.25%,全年預收婚戀交友 VIP 會員費近1億元,比2017年同比增長42.10%。據公開信息,百合網主要從事因特網信息服務業務,具體包括線上線下婚戀交友服務、婚禮相關服務等。

許明解釋道,在他使用大部分婚戀類APP時,都明顯感受到免費用戶受限頗多。“非會員在APP內有很多功能用不了,比如搜索無法使用、私信無法打開等。只有充值VIP會員,才能讓聯繫、搜索等功能不受限制。”許明介紹,較低價位的VIP會員年費大多為100-400元左右,而更高檔的會員則可享有專屬客服等服務,部分APP的會員年費高達上千元。因免費與付費用戶使用體驗差距較大,許多急於解決“個人問題”的用戶選擇了升級會員。

90年出生的許明已近而立之年,但遲遲未定的人生大事卻讓父母操碎了心,久而久之也讓自己頗為焦慮。從幾年前開始,他的手機里就已安裝了十餘款婚戀類APP,每年用於婚戀平臺內升級VIP會員的費用就要幾千元。

十一假期變成相親黃金周 單身的你相親花了多少錢?

除了線下相親外,相親、交友類APP的作用也日漸增加,不少生活節奏快、手機不離手的年輕人已經把相親的重頭戲放在了手機上。

你花在相親上的錢養活了這些公司

許明表示,自己並不排斥以相親為目的的婚戀平臺,雖然個人認為諸多平臺的會員費性價比較低,但只要自己的需求還存在,他就別無選擇。“其實當相親失敗次數過多時,自己也會產生挫敗感和心累的感覺,但無論如何還得繼續尋覓下去,所以在這些APP上的支出對我來說是必須的,可能還會越花越多。”

中新經緯客戶端10月2日電(趙佳然)這個國慶假期,有人用來休息充電,有人抓緊機會出游遠行,有人約三五好友小小“放縱”。而總有一部分年輕人,假期時間則大部分獻給了“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相親上。當自己已經對那套流程無比熟練時,花在婚戀平臺上的支出也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多……

不久前,正當身邊同事都討論起十一假期的出游計劃時,28歲的莊羽卻犯起了難。近幾年來,假期返鄉的主題已從家庭團聚變為了“催婚大會”,而十一假期更是成了“相親黃金周”。

業內人士曾指出,與大眾形成的印象不同,90、95後年輕人的愛情觀反而相對保守,一方面對“相親會”不屑一顧,但另一方面在生活中也羞於表白,屬於“偽奔放”。這一代年輕人對物質並無過多硬性要求,但軟性要求不減反增,比如希望對方熱愛旅游、喜歡寵物,或追求戀愛的刺激感等。對於在芸芸眾生中尋找另一半的年輕人說,縱然在婚戀市場上的消費無異於投石問路,但至少也多了一份握在手中的希望。

“這樣看的話,相親花的錢相當於辦一次婚禮了,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莊羽吐槽道。然而,在日漸火爆的相親大潮下,需求迫切的她也只能苦笑著接受。

作為每天都在做項目的工科女,莊羽平時的交際圈並不大,這幾年父母越來越頻繁地為她介紹相親,她也在催促聲中,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開始使用婚戀交友平臺。在與婚戀平臺工作人員交流後,對方便提出希望她到線下店體驗,可獲得更好的服務。

“雖然這種方式略顯老套,效率也不高,但身邊確實有人通過婚戀網站戀愛了,我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不強求。”莊羽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說,“然而對於工薪階層而言,接近於一份彩禮、嫁妝錢的相親支出還是有點不能接受。”

對於在婚戀平臺上的消費,莊羽和許明均表示,這是一筆無奈而又不得不付出的開支。

不久前,民政部發佈的《2018年民政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全年我國結婚率為7.3‰,比上年降低0.4個千分點,創下了11年以來的新低。與此相對應的是,比達咨詢相關報告稱,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婚戀交友類APP的活躍用戶規模已超過2000萬人,且用戶整體年齡主要分佈於25-35歲。

艾瑞咨詢發佈的《2019年中國網絡婚戀交友行業研究報告》中顯示,2018年中國網絡婚戀交友行業市場營收為49.9億元,預計到2021年網絡婚戀市場將保持穩定增長總營收超70億,在整體婚戀市場中的滲透率將進一步提升。此外,網絡婚戀企業正向婚慶、婚姻咨詢、金融等業務拓展。

婚戀平臺會員費動輒數萬,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