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战争伊朗-他把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给“炒了

  • 时间:

【北京高温蓝色预警】

據美聯社報道,博爾頓曾先後在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屆政府中擔任重要角色,到年逾古稀之時,還碰到了“伯樂”特朗普,於2018年3月出任美國家安全顧問。

當地時間9月10日晚,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佈,他把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給“炒了”。

與此同時,美國在全球範圍內面臨多方挑戰。在海灣地區,美國與伊朗的局勢一觸即發;在朝鮮問題上,兩國無核化談判陷入僵局;在阿富汗問題上,美國正準備撤走部分兵力;此外,由於美俄先後退出《中導條約》,專家警告稱或引發全球軍備競賽。

不過最後,博爾頓沒有如期出席簡報會。蓬佩奧則在簡報會上表示,對於博爾頓被炒“一點也不驚訝”。

特朗普是這麼說的:“我昨晚通知約翰·博爾頓,白宮已經不需要他的服務了。對於他的許多建議,我都強烈反對,政府中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約翰辭職,他也在今天上午向我遞交了辭呈。非常感謝約翰的服務。我將在下周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

博爾頓推特截圖。不僅如此,博爾頓還向福克斯新聞發信息強調,他是主動提出辭職的。在發給《華盛頓郵報》記者羅伯特·科斯塔的信息中,博爾頓則表示“我會在適當的時候表達我的意見”,“我唯一關心的是美國的國家安全”。

博爾頓在伊朗問題、阿富汗戰爭以及其他一系列外交政策上都與特朗普存在分歧。

原標題:特朗普“炒了”博爾頓,還是博爾頓“炒了”特朗普?

就在特朗普發佈他被炒了的推特不久後,博爾頓本人在推特上作出回應,稱“我昨晚提出辭職,而特朗普總統的回應是,‘我們明天再談"。

事實上,博爾頓已經是特朗普的第三位國家安全顧問。除他之外,特朗普還炒了一位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一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一位國家安全局局長麥克爾·羅傑斯、兩位國土安全部長約翰·凱利和科爾斯蒂恩·尼爾森,以及失去了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尼基·黑莉、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科茨和副局長高登等。

然而,且不管外界如何評論博爾頓被炒,博爾頓本人卻是不承認自己被炒的,反之,他一再強調,自己是主動辭職。

點擊進入專題:意見不合 特朗普宣佈開除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博爾頓。在伊朗問題上,博爾頓一直堅持對伊強硬立場,對於近期特朗普表態願意與伊朗領導人會談,他表示強烈反對。

博爾頓還一直被稱為“好戰人士”。據稱,特朗普就曾在白宮的一次會議上調侃稱,“約翰似乎從沒有不喜歡的戰爭”。

BBC評論員安東尼·澤克評論稱,博爾頓一直以來都是特朗普政府中的“另類”,他和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有著根本的差異。澤克稱,博爾頓一直強烈支持伊拉克戰爭,但特朗普曾稱伊拉克戰爭是美國所犯的軍事大錯之一。

民主黨2020年參選人伊麗莎白·沃倫稱,“對於美國人民而言,博爾頓離開白宮是最好的”。伯尼·桑德斯則稱,“問題代表走了。但導致威權主義的根源還在”。

特朗普推特截圖。簡單點說,特朗普表明瞭以下幾點:

綜上,從推特發文到給媒體發的信息再到辭職信,可以看出博爾頓想要強調的一點是,是他“炒了”特朗普,而不是特朗普“炒了”他。

在對朝鮮、俄羅斯、阿富汗問題上,博爾頓也一再呼籲採取更為強硬的態度。但是,特朗普一直希望推動與朝鮮的無核化談判,堅持與普京關係良好,提議撤軍阿富汗並與塔利班展開了九輪和談——雖然在即將達成協議時特朗普又表示和談“已死”。兩人立場有著鮮明的差異。

第一,是我要求他辭職的。第二,炒了他的原因是和他政見不合。

CNN公佈的博爾頓辭職信也是異常簡潔明瞭,“我在此辭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立即生效。感謝給予我為國服務的機會”。

特立獨行、強硬的博爾頓碰上自信心爆棚的特朗普,誰“炒了”誰大概也是非常重要的。

這著實有點突然。據CNN報道,特朗普發佈推特一小時前,白宮新聞辦公室才宣佈,博爾頓當天將與國務卿蓬佩奧、財務部長姆努欽共同出席新聞簡報會。

許多白宮內部人士也認為,博爾頓在白宮一直特立獨行。據BBC報道,有消息人士稱,在博爾頓領導下的國家安全理事會已經成為白宮一個“獨立的實體”,而非總統的顧問團。另一名特朗普政府前高級官員也表示,博爾頓總是單獨行動,他經常不參加會議,只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

特朗普國家安全團隊陷混亂據CNN消息,在他離職後,博爾頓的副手查爾斯·庫珀曼將成為代理國家安全顧問,而白宮已經開始討論誰將正式取代博爾頓。

第三,下周會有新的國家安全顧問。

特朗普與博爾頓。《衛報》稱,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博爾頓的離職一定程度上再次證明瞭特朗普政府中的混亂與矛盾。但也有一些人對於“鷹派”代表博爾頓的離職表示“鬆了一口氣”,認為這或將使得美國一定程度上軟化其外交政策。

已經走人了,為何博爾頓、特朗普都對於誰炒誰這回事這麼在意呢?

然而,即使面對“伯樂”,“鷹派”人物博爾頓也沒有改變自己的強硬作風。自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後,他在伊朗問題、阿富汗戰爭以及其他一系列外交政策上都與特朗普存在分歧。

特朗普與博爾頓。特立獨行的“鷹派”外交官作為美國“鷹派”的代表人物,博爾頓歷來態度強硬,行事作風在白宮頗有點“特立獨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