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家长中国-宋庆龄的这一理念深深刻在封莉容和学校老师的心里

  • 时间:

【李小璐朋友圈发文】

封莉容也很明確,學校既是世界瞭解中國的窗口,也是中國瞭解世界的平臺,而學校的教育一定是有“中國根”的。“我們希望這些孩子有國際眼光和全球意識,但不管走到哪裡,都記得中國,有中國情懷。”她說。

溫柔可親的校長早上7點40分,封莉容在連接學校教學樓的長廊進口站好,手機被扔在一旁的長椅上。她笑著鞠躬、擺手,迎接來上學的學生們。

“好的教育必須以國家教育發展為己任”——這是封莉容的又一堅持。“我們的老師一放假就拿起行李去支教了。”封莉容帶領優秀師資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參加義務文化教育扶貧,進行業務指導、幫困帶教。內蒙古、江西、安徽、廣西等地的學校都有他們的身影,每年,內蒙古、新疆、西藏等地的教師也會來滬學習,封莉容總是將校園完全開放,安排最好的老師帶教,提供盡可能的幫助。

朱素靜說,封老師為人謙遜溫和,但她對制度執行有嚴苛的要求。“比如,幼兒園規定老師不能收家長任何禮物,曾有一位老師收了家長一張月餅券,封老師非常難過、也感到可惜,但還是要求那位老師離開了學校。”

新華社上海9月9日電 封莉容是上海宋慶齡學校的校長、宋慶齡幼兒園名譽園長。18歲入黨,從教39年,談起孩子總是充滿熱情、神采奕奕,她覺得,自己“骨子裡就是當教師的料”。

“封校長的教育理念深深影響著學校,這讓學校有很棒的氛圍,老師們的忠誠度也很高。”宋慶齡學校國際部中學校長、來自美國的麥琪博士說,封莉容對孩子的愛和對教育秉持的追求讓她非常受觸動,也非常認同。

當老師,是封莉容十幾歲起就有的理想,後來成為教師,她把這份工作當作“人生最大的幸運”。

這樣的儀式,封莉容自從教起就開始堅持了。1980年,她畢業分配到宋慶齡親自創辦的中國福利會幼兒園,1983年成為副園長,1991年牽頭創辦宋慶齡幼兒園並擔任園長,2010年開始擔任上海宋慶齡學校校長。

近日,封莉容獲評2019年全國教書育人楷模。又一個榮譽稱號讓封莉容備受鼓舞,而她最“寶貝”的“頭銜”,依然是學生們一聲聲喊出的“封老師”。

這樣的包容背後是學校老師對每個孩子細緻的瞭解,其中包括許多功課。例如,新生入學,學校的老師要瞭解孩子的家庭環境:有沒有兄弟姐妹,是父母還是祖輩帶大的,甚至要瞭解到孩子是不是早產兒——“不同的成長環境塑造了孩子不同的性格和特點,老師瞭解得越多,教育就越有針對性。”封莉容說。

在管理制度上堅持一視同仁的封莉容,對教育卻堅持“不能用一把尺子測量所有學生”,她帶領老師們探索“因人而異的教育”。

清晨的上千次鞠躬,封莉容樂在其中。“他們都說這樣彎腰會很辛苦,我倒沒什麼感覺。”封莉容身材瘦小,聲音輕柔但語速快。“教師不只是‘言傳’還要‘身教’,鞠躬、問早其實是出於我對教育的敬畏、對孩子的敬畏。”封莉容說,她希望孩子們體會到,學校是他們和老師的家,他們和老師是互相尊重和關愛的。

“我覺得,教師是最能影響別人的職業之一。”封莉容說。

學校師生都知道,只要封校長沒有外出,清早的校園就有這樣的儀式。一句句“早上好”不是機械地走形式,封莉容會認真看著學生的眼睛,表達她的問候。

封莉容反覆說:面對一群孩子,老師要“允許”他們有的走得快一點、有的走得慢一點。“而且要相信,孩子今天走得慢的不是一生的慢,因為你的包容、信任,他的步伐可能會越來越快。”

為民族復興辦教育的接力人宋慶齡學校隸屬由宋慶齡創辦的中國福利會,學制上為小學、初中、高中十二年一貫制,在職教師近200人,其中外籍教師占40%左右,中國部和國際部並行交融,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文化在此碰撞融匯。

她還會關註到許多細節。學生跑著衝進來,她快步上前把孩子攬住說“慢慢走”;看到前一天身體不舒服提早回家的學生,她要去問“今天好點了嗎?”溫柔的校長對學生也很講原則:看到低年級的學生家長幫孩子拉著拉桿書包走進走廊,封莉容一邊去和家長交流,一邊把書包從家長手中取過來交給孩子,“來,自己的東西自己拿。”

嚴苛又寬容的教育管理者“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宋慶齡的這一理念深深刻在封莉容和學校老師的心裡。朱素靜是宋慶齡幼兒園現任園長,也是封莉容一手培養出來的“徒弟”。她記得,封老師在幼兒園建設設計之初,就堅持把最好的環境提供給孩子,直到今天,正副園長4人仍共同擠在一間15平方米的辦公室里辦公,更多的空間都拿去做了孩子們的活動室、教室等。“封老師說,不要總是待在辦公室,園長的工作是在一線,多去看孩子們在做什麼。”

“為民族復興,辦世界一流學校”,這是封莉容現在的理想。“讓我感到欣慰和慶幸的是,這樣的夢想已經成為學校教職工團隊的共識。”夢想萌生之初封莉容就知道,這是幾代人的事情。“我喜歡那句話:功成不必在我。是否能看到最終的結果不影響我們今天的奮鬥,我願盡我所能做好這個夢想的接力人。”封莉容說。(記者 郭敬丹)

在宋慶齡學校小學部,班主任的“辦公室”是設在教室內的。“這樣老師不會離開孩子,不會有從教室到辦公室的‘環境切換’,能有更多時間和孩子互動。”封莉容說,老師們批改作業、填寫家校聯繫冊等辦公的樣子,也是“身教”:對待自己的事情,應該這樣投入、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