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尼日利亚经济-南非骚乱:一个小巴司机之死暴露出来的国家困境

  • 时间:

【黄晓明baby疑离婚】

“大部分南非本國人仇視尼日利亞移民是因為其涉嫌參與販毒活動。” R先生說道。

與不容樂觀的南非經濟相同步的,是南非國內近年來愈發高企的排外主義傾向。

據《獨立在線》今年7月30日的報道,南非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南非2019年第二季度的總體失業率上升了1.4%,達29%,即近乎三分之一的南非公民沒有工作。假使按年齡分層,南非統計局5月15日發佈的經濟數據顯示,年齡在15至24歲之間的南非公民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失業率達到了驚人的55.2%。

“由於公共交通較為落後,南非居民出行大都靠這種小巴,當地把這種車型類似於麵包車的車輛稱作Taxi。”旅居南非16年的華人導游路易(化名)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小巴既有按照固定路線行駛的,也有隨叫隨停的,而司機或車主大都與黑幫有關聯。”

騷亂由此展開,且愈演愈烈。有人趁小巴司機縱火焚燒商店,沖入店內一通打砸,還有人溜進陷入混亂的商店,抱走電視機。

“9月2日夜間,吉普斯頓警察霰彈槍的橡皮子彈就已經打光了。”R先生說道,“騷亂參與人數太多了,許多人趁火打劫,實施犯罪行動。這是近幾年來南非規模最大的騷亂事件了。”

導火索:“掃毒”小巴司機之死

伴隨強烈的南非民眾排外主義傾向而來的,是南非近十年來愈發頻繁的排外騷亂,南非在2009年、2012年、2013年、2014年與2015年均發生了大規模騷亂,且目標人群均為外國人,如2014年的騷亂中,一名50多歲的索馬裡公民在騷亂者衝擊其商店時被亂石砸死;在2015年的騷亂中,7名死者中有埃塞俄比亞人、莫桑比克人、津巴布韋人與孟加拉人。

除去政府層面的行為,非洲諸國民間也對南非排外騷亂展開了應對措施。據路透社4日報道,數百名贊比亞大學的女學生著一身黑衣,聚集在首都盧薩卡的南非駐贊比亞大使館門口舉行抗議,高喊“不要暴力”的口號。贊比亞足協則在5日宣佈取消了原定於7日舉行的贊比亞—南非足球友誼賽。

據路透社6日消息,近日,尼日利亞民眾在本國幾個城市發起了針對南非企業的報複,搶劫並襲擊當地的南非零售和電信公司。5日,南非政府稱出於安全考量,決定暫時關閉南非駐尼日利亞大使館,而尼日利亞外交部也宣佈計劃從南非撤離本國公民。

而《紐約時報》2日則報道稱,約翰內斯堡南部的馬勒凡(Malvern)與吉普斯頓(Jeppestown)至少有50家商店在被騷亂者洗劫一空後付之一炬,騷亂者還在路中央點燃汽車,以此堵塞道路,而南非警方則朝著焚燒汽車的騷亂者發射橡皮子彈。

一位在南非政府部門工作的華人R先生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由於準備不足,南非警察在約翰內斯堡市中心馬波能(Maboneng)附近的立交橋上只能使用霰彈槍發射橡皮子彈轟擊橋下的騷亂人群,鑒於霰彈槍射程不足,因而實際驅散騷亂者的效果未能達到最佳效果。

在接下來的數日內,騷亂逐漸升級,且逐漸由比勒陀利亞蔓延至南非其他城市,據《獨立在線》9月2日消息,約翰內斯堡當天數家外國公民經營的商店遭到騷亂者搶劫,一家汽車經銷店被縱火焚燒,火光衝天。據南非SABC News新聞頻道2日公佈的視頻畫面顯示,騷亂者在約翰內斯堡東部的騰比薩破開一家商店的捲簾門,排隊鑽入店內洗劫財物。

據南非獨立在線(IOL)新聞網8月28日報道,27日,一群小巴司機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市中心街頭聚集,他們來到Bloed Street商場附近,這裡常有毒販出沒。

據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今年5月公佈的研究數據,在2010年至2017年間,移民至南非的外國人口由200萬增至400萬,而據聯合國2017年公佈的數據,在南非的外國公民中津巴布韋人與莫桑比克人最多,分別為64.9萬人與38.1萬人。

而比勒陀利亞居民面對騷亂四起,且道路被封鎖的情況,被迫以違反交通法規的方式,駕車快速離開比勒陀利亞市中心,有人闖入單行道,有人則違章掉頭。

而皮尤研究中心於2018年發佈的一份民調顯示,62%的南非公民認為外國移民奪走了原屬於他們的工作與社會福利,外國移民是南非的經濟負擔,而61%的南非公民則表示,比起其他社群,外國移民更應對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負責。

9月5日,南非的大規模騷亂已進入第二周。這場始於南非國民與尼日利亞移民衝突的騷亂,不僅對南非國內的社會秩序造成了嚴重影響,而且也暴露出南非已陷入經濟困境,還對南非與非洲多國的關係產生了消極的影響。

“這些來自非洲其他國家的移民,大都是在上世紀90年代南非種族隔離結束後來到南非的經濟移民。” R先生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

面對肆意打砸搶燒的騷亂者,南非警察一方面鳴槍示警驅散示威者,一方面收繳騷亂者搶來的商品。而消防員則拉起水帶,試圖輓救被騷亂者點燃的商店。然而,隨著騷亂者人數愈來愈多,如潮水般涌來,南非警察與消防員被迫撤離。

“我們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執法部門的不作為令我們失望,導致毒販一直在出售毒品。”一位不具名的小巴司機在接受南非News24.com新聞網採訪時說道。

“排外主義只是騷亂參與者用來實施犯罪的藉口,”南非警察部長貝赫基·希禮(Bheki Cele)2日說道,“這不是排外主義,而是純粹的犯罪。”

即使是大學畢業生,其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失業率也達到了31%,比起2018年第四季度的19.5%有明顯上升。

據《獨立在線》5日報道,截至當天,南非警方已經逮捕了至少423人,其中警方還在比勒陀利亞艾古萊尼繳獲了兩支未註冊的槍支。而據路透社6日報道,南非總統拉馬福薩指出,已有至少10人在近日持續的騷亂中喪生,其中兩人為外國公民。

陷入困境的經濟,愈發強烈的排外

“這種行為在南非這個美麗的國家是絕對不被允許的,我們必須平息國內的騷亂。”拉馬福薩說道,“南非必須是包括女性與外國公民在內的每個人都感到安全的國家。”

而據半島電視臺4日報道,在今年的騷亂中,即時通訊應用程序Whatsapp上有不少南非人發佈了仇外的言論。“這些人(外國移民)毀了我們的生活,他們不僅搶走了我們的工作,而且使得南非的公共設施不堪重負。我們南非人受夠他們了,所有外國人必須離開!”一條消息如是寫道。

對此,據半島電視臺5日報道,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在當天出席於開普敦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時表示,對他國公民實施排外措施是絕不能接受的。

據悉,“尼奧普”的主要成分是海洛因,常混合大麻一同吸食。“尼奧普”是在2009年前後從南非第三大城市德班流行至全國的。

與此同時,據路透社4日消息,尼爾利亞表示抵制於南非開普敦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尼日利亞副總統奧辛巴喬將不出席此次峰會。此外,盧旺達總統卡佳梅與馬拉維總統穆塔里卡也宣佈不出席開普敦峰會。

事後,據《獨立在線》消息,憤怒的小巴司機們於28日開始,一方面縱火焚燒外國公民在比勒陀利亞市中心開設的商店,他們懷疑這些人與販毒活動有關;另一方面,小巴司機們或駕駛自己的小巴,或劫持他人的巴士乃至卡車,將其停在比勒陀利亞的中央商務區的多條道路中央,以此阻塞交通。

南非騷亂:一個小巴司機之死暴露出來的國家困境

而據南非《索韋騰報》(The Sowetan)27日消息,這群小巴司機在得知毒販向部分小巴司機出售一種名為“尼奧普”(Nyaope)的毒品之後,決定組織起來,將這群毒販驅趕出比勒陀利亞。

“有些南非人都想殺掉我們,我們怎麼可能感到安全?”在希爾布拉(Hillbrow)經營手機店的孟加拉人賈彥德拉·辛格(Jayendra Singh)如是說道,“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和平地生活在這裡呢?”

與非洲國家的關係日益緊張在南非國內針對非洲其它國家公民的騷亂蔓延的同時,非洲他國民眾也對南非駐外機構與企業展開了襲擊。

而南非的貧困率也不容樂觀,據南非統計局此前公佈的數據,2015年南非的貧困率已達55.5%。據《獨立在線》今年1月21日報道,2018年仍有3040萬南非公民生活在貧困線之下,占到了南非總人口(約5700萬)的一半以上。

在大批增援警力到達後,警方再次進入騷亂區域,並採取了更為嚴厲的措施,但依舊無法平息騷亂。在南非警察向騷亂者發射橡皮子彈、投擲催淚瓦斯與震撼手雷的同時,同一條街上,仍有騷亂者打砸商店,從電器店內搶走平板電視。

而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世界銀行(WB)此前公佈的數據,南非2018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6377美元,雖然這比起2016年最低位的5280美元高了不少,但仍低於2011年最高位的7976美元。此外,根據IMF的預測,南非2019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將為6331美元,比起2018年還略有減少。

“打光橡皮子彈都無法平息騷亂”

據News24新聞網8月28日報道,騷亂髮生後,南非警察旋即出動。視頻顯示,比勒陀利亞中央商務區一片狼藉:貨架被騷亂者從商店里抬出來,扔在馬路上,啤酒筐翻倒在街道上,啤酒流了一地,被騷亂者搶出來的衣物掉在地上,停在馬路邊的車輛車窗被砸爛……

《獨立在線》指出,小巴司機在Bloed Street 商場附近與毒販和毒品買家起了爭執,且爭執持續了一段時間,小巴司機們試圖將毒販驅離。而在之後,據《索偉騰報》報道,小巴司機無意間發現毒販與買家之中有警察,爭執進而演變為了爭吵。就在雙方唇槍舌戰之時,一位尼日利亞籍的毒販突然拔槍瞄準一位小巴司機,並扣動扳機將其擊倒。中槍的小巴司機隨後不治身亡。

“這次騷亂背後暴露出的深層問題是南非年輕人失業率太高了,一半多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R先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