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历史大久-山内正之(左二)在大久野岛上讲解毒气制造相关历史

  • 时间:

【哪吒票房破35亿】

8點30分,輪渡從忠海港起航。山內正之一邊遞給記者一張印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八個漢字的名片,一邊介紹道:“那個清晰可見的小島就是大久野島。二戰期間,除了大久野島,我們剛纔乘坐輪渡的碼頭也曾是毒氣儲存的相關設施。”

核心閱讀8月上旬的日本列島,剛出梅雨季節,濕熱難耐。早上8點,忠海港碼頭氣溫已經升至30多攝氏度。在與記者會合後,山內正之來不及寒暄,便急忙跟當天將要前往大久野島參觀的兩個團隊打電話確認。

“這是島上最大的一座毒劑儲存庫。可以容納6個百噸規模的大型毒劑罐。我身後遠處留有焦黑色的痕跡,這是當年火焰噴射器留下的。”在一處處遺跡前,山內正之向記者講述著毒氣彈製造、儲存、運輸和善後處理的歷史。

山內正之表示,“日本尤其需要瞭解這段歷史。只有以史為鑒,才能避免悲劇重演。”

日本歷史研究學者松野誠也近日發現一份記錄侵華日軍曾在中國戰場使用毒氣彈情況的“戰鬥詳報”,日本數十家報紙在頭版顯要位置報道了松野誠也發現的侵華日軍使用毒氣的證據。

當天,山內正之還在大久野島碼頭附近給200多名日本青年人講了一堂關於毒氣島的歷史課,然後又帶著明治學院大學師生環大久野島一周進行參觀。“雖然70多年已經過去,對於日本人來說,非常有必要瞭解這段侵華戰爭歷史。一是因為至今仍有毒氣彈被埋藏在地下,可能給人們造成傷害;二是因為日本政府既沒有就此正式承認,也沒有向受害者道歉和賠償,希望日本政府能夠儘早承認歷史事實,並就此進行道歉和賠償。只有這樣,日本政府才能得到人們的信任和尊重。”山內正之嚮日本明治學院大學的師生介紹道。

在過去的30多年裡,山內正之往返竹原市與大久野島上千次,目的就是為了向人們講述日本的侵略戰爭歷史。“以前我的講臺在學校,向學生們講述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退休後我的講臺是大久野島,我可以嚮日本各地的人們講述日軍製造毒氣的歷史。”山內正之說。

(本報廣島電)《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3日17 版)

“承認侵略戰爭歷史並不丟人”

“日本尤其需要瞭解這段歷史”

2017年8月,日本TBS電視臺播出了一部題為《綾瀨遙傾聽戰爭——從地圖上消失的秘密島嶼》的專題片,片中日本著名女星綾瀨遙採訪了曾作為少年兵在大久野島製造毒氣彈的91歲老人藤本安馬,併在老人的帶領下探訪了毒氣彈工廠遺跡,向人們揭示了日本這段不光彩的、長期被掩蓋的歷史。

為了隱瞞大久野島製造毒氣的事實,當年日本政府可謂費盡心機。1932年,日本軍部甚至把大久野島從地圖上抹去了。直到1947年以後的地圖上,才重新標註了大久野島的位置。二戰後,日本政府對毒氣島進行善後處理。如今,島上儘管已不是當年的情形,但是依然散落著多處毒氣儲存設施遺跡。

15分鐘後,輪渡停靠在大久野島碼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隻只可愛的兔子。在山內正之看來,大久野島因兔子而人氣高漲成為各國游客的“打卡地”,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不少人來到大久野島之後,不僅看兔子,而且也開始瞭解這座毒氣島曾經的“黑暗歷史”。據統計,每年約有40萬人來到大久野島參觀,其中約有6萬多人前往大久野島毒氣資料館參觀。

“希望日本政府能夠正視歷史”

山內正之表示,大多數日本人都知道日本遭受原子彈轟炸的歷史,但是通過在大久野島的參觀,很多人瞭解到日本曾經給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亞洲國家帶來的巨大傷害。大久野島的參觀成為很多日本人改變對戰爭認識的契機。“日本人來廣島不僅應該參觀原子彈爆炸紀念館,而且也應該參觀大久野島。”山內正之說。

近年來,日本不少媒體、學者一直關註包括製造毒氣在內的日本侵略戰爭歷史。和記者一同來島上參觀的記者武藤周吉在8月10日刊登在《東京新聞》的報道中寫道:“廣島也有加害歷史,當年被國際條約所禁止的毒氣在戰爭期間被日軍用在中國,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戰後作為遺留化學武器再三釀成悲劇。”